西蒙周:也说读错字
2018-05-05 16:33:38
  • 0
  • 1
  • 8
  • 0

谁都有读错字的时候。西蒙周相信,这个世界上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从来没有读过错字的,恐怕还没有生出来。(来源:新浪微博/作者:西蒙周)

汉字的确很美,但汉字甚或汉语难学,也为举世公认。尽管常用汉字不过三千多,但就是这三千多个字,能保证不念错一个字的,估计人也没几个。都言“秀才识字认半边”,说的就是汉字形义特征。一个汉字,只要认得上下左右结构的一部分,连猜带蒙,差不多就能知道该怎么念和是什么意思。不过,这说的是一般情况下,问题出在汉字汉语还确有不少二般三般的情况,如果套用“秀才识字认半边”的一般规律,那可真是要出洋相的。

据统计,随着建国后数次汉字简化,汉字形声字的表音、表义符号逐渐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一项对常用字的调查表明,汉字中表音符号的75%,表义符号的45%,已经不能正确表达字音和字义。这意味着,仅凭“秀才识字认半边”,综合起来看,念错字和理解错字义的概率会相当高,说超过一半该不过分。

这是个不小的难题。更何况,汉字常用汉字虽然少则说为3500个,多则说为7000多个,但汉字的总量却是91251个。这么说吧,如果以全部汉字印成一单行本的中型书,可以做到不重复任何一个字。只是,出这样的一本书难度极大,我们通常用的电脑,字库里的汉字也不过就是万把个。既然汉字浩如烟海,且多数并不常用,属于冷僻字,一个人要做到一生不念错字,不理解错字的含义,根本不可能。

可是,话说回来,掌握全部汉字是的确特别难,但这不等于说,一个人就可以随便念错字、错用字。汉字再难,常用的也就是3500多个。按照《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规定,小学5到6年级应“有较强的独立识字能力。累计认识常用汉字3000个,其中2500个左右会写”;初中阶段应“累计认识常用汉字3500个左右”。这意味着,一个合格的初中毕业生已经具备了常用汉字的读、听、写能力,他凭此也能应对日常生活的各种要求了。同时,这也意味着,在九年义务教育已普及多年的今天,如果一个人连常用汉字也念错用错,那的确是不可原谅,要被人笑话了。

对待常人念错常用字、用错常用字,大可一笑置之,纠正一下就是了。但如果社会精英也犯下如此错误,社会公众首先套用的就不是同样的标准,按照通常理解,你既是精英,就有别于芸芸大众,就该掌握高于芸芸大众的综合能力。你念错用错,公众就会质疑你的能力,你的综合素质。尤其是,当一个又一个所谓精英接二连三地念错用错汉字时,受到质疑的,就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而是教育的整体水准,以及社会选拔、淘汰机制的合理性。

一个履新不久的官员,居然能将为任所在地的简称念错,而那简称的汉字,是最通常不过的常用汉字;一个知名大学的校长,居然能将“莘莘学子”念错,而这四个字,又为教育界最常用。至于另一位知名大学的校长不识“侉”字,再一位知名大学的校长以“七月流火”形容天气炎热,这些错误虽贻笑大方,但毕竟不是常用语境下的错误,勉强能够解释过去。可是,要说的重点是可是,其一,这些错误不是发生在通常环境下的聊天扯淡,是发生在重要人物参与、重要时间举办的重要场合。既然如此,即便别人捉刀代笔写好发言稿,当事者事前也总该看一看、读一读、顺一顺。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时候,鉴于发言的重要性,估计当事者应该也看也读也顺了,但他认为一切正常,所有字词都认识,都知道。于是,错误开始浑然不觉地筑下。其二,上述这些错误累加起来,就不能不令人惊诧,不能不令人质疑,我们的语文教育、国学教育,甚至整体教育是否真出了问题。其三,更重要的重点是,念错了也就念错了,是人谁能无错?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坦诚认错,认真改正就是了。可问题在于,念错的人总是做起缩头乌龟默不作声,他旁边的人却在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其不厌其烦地洗白,却在责怪领导身边的人考虑不周,一而再再而三地建言如何从外围建立有效完善的机制,避免再次念错。如此,好像念错字的责任全不属念错者,而属于他身边的人,属于工作机制的不健全不完善。这就不能不令人深思,支撑社会运行的行政机制是否也出了问题。

其实,念错字用错字真的没有什么,是再正常不过的错误。最多,芸芸众生会认为你作为社会精英,会多笑你几声,多说你两句,然后检讨总结下整体教育、行政运行有哪些问题需要改进,你再坦诚认个错以后认真改正,大家也会善意地报之一笑,反而认为你诚实率性,会从内心真正地原谅了你,事情差不多就此就打住了。

但是,又是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自己首先要有个好的态度,只做缩头乌龟笃定不行;其次,你身边的人,再也不要节外生枝,百般辩解,委过于人,那只会洗白不成,越洗越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