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生命里的深秋,病中札记
2018-11-06 21:01:44
  • 0
  • 0
  • 2
  • 0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深秋一如中年是最富内涵的年轮。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老病死命中注定,总统与乞丐概莫能外。人类的伟岸在于思想,脆弱的生命才惧怕死亡。黄河长江随日落而睡去,随日出而苏醒万年奔腾。抗争不息是生命旅程高亢雄浑的凯歌,鸟儿因声音而留名,人生因呐喊而流芳。

生病是一件纠结奇妙的事件,病房里你或可成为哲学家,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生除了活着、活下去非得有一个生命的意义吗?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艰难的,皇子也有讨饭的时节,甚至被斩杀的风险。所有的生命都是孤独的,没有人能伴随你的一生,就算天天有众人簇拥你,所有的问题你要一个人面对并决断。孤独使人深刻,思考催人成熟,犹如深秋的无花果经历风雨酷热悬挂枝头,献出她的血肉。

11月5日与6日,秋雨绵绵、车水马龙。我去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检查身体,第一天查出疑似心血管病,连开药花了1000元,第二天血常规检查出血糖高,又花去医药费500元。我倒是没有什么恐惧与难受,感觉很轻松。生命只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吃五谷杂粮谁能不生病呢?任何时候保有良好的心态或许是人生最重要的德行。

本来酷热难当的盛夏我感到心脏很不舒服、心情烦躁,就想去逸夫医院检查,因为天气太热,家里又死了几盆花儿(一共买过五六盆“欧洲月季”全部死了,在我三十年的养花史上绝无仅有),我决定等到深秋凉爽时再去医院看医生。那些艳丽的海棠、薄荷、小玫瑰(欧洲月季)与一盆养护多年高大的“袖珍仙人掌”,真的对不起你们了,主人还活着保留着你们的尸骸……

平生很少生病,几年都难得吃一次药。第一次住院是在军校,19岁。我是学员8队7班的副班长,除学习训练外负责班里卫生管理、种菜和其他劳动。那年我们学校去凤阳朱元璋的家乡校农场挖鱼塘,我发现拉“黑便”被安排住进蚌埠123军医院。我和南京同学朱斌都是得了“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医院伙食比军校更好,我们还是惦记课程不能耽误,违反医院规定偷偷跑回学校上课。年轻嘛就是要允许犯错误。

第二次住院是毕业后当双城高炮团汽车排长,接着在嫩江修公路,老兵们要看看这个小排长体力如何(我的排二十几人我的年龄倒数第三,记得只有两个河南小兵比我小),我挑土的竹筐他们都给我加满土,曾挑断一根扁担。后来又是胃出血,营军医开介绍信让我住进418小医院,后转哈尔滨著名的211医院诊治。

部队医院对外开放,同病室有个动力区的团支书病情严重,卧床挂水不能说话时时挣扎,他的双手被绑在床上。有一天他的家人拔掉了他的氧气管准备放弃治疗,我们病室的一个帅哥班长要揍他的家人被我们阻止。真正的恐怖之夜来了,我们眼睁睁看着30岁左右的他咽气……后来值班护士要我帮着把死者抬到太平间,我拒绝了。不是因为抬不动,而是因为太害怕,第一次目睹一个年轻人的死亡过程。深夜不敢睡觉去护士办公室看书坐到天亮,不能忘记他被捆绑的双手与身体在挣扎着要坐起来。我判断即使继续治疗,他也不能继续活下去,只是死的太年轻、太可惜。

西方哲人帕斯卡尔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是,他却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这根芦苇,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

两年前因“口底多间隙感染”在军区总院住院七天,也是转业后19年唯独的住院经历……再次感谢陈瑜、许娟等网友及亲朋的关爱。那次军医说我血糖高,开了一点药,我都没在意。

如果我亏欠过你,我的朋友请你宽恕;假使我为你做过一件善事,请你忘却。——相忘于江湖,永不相厌!

社会并不公平,唯有死亡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他是秦始皇有能力派人寻仙求药就能长寿,很多古代皇帝是被丹药毒死的;不会因为是一个乞丐缺衣少食就不能长寿。八三版《射雕英雄传》里我最喜欢的人物就是洪七公与黄蓉,完全是智慧与快乐的化身。

65后一代少儿时期虽然比“三年大饥荒”时代进步许多,但依然营养匮乏,但拥有湛蓝的天、碧清得水与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我们下一代的平均身高远远高于我们,只有一个原因,孩子们营养丰富,虾子等高营养饭菜管够吃,与我们吃饭要看着别人的脸色顾及“吃相”不可类比。等到改开之后大家都可以多吃美食后,问题又来了,“三高”病人越来越多。环境退化、饮食丰富与高节奏生活导致的精神紧张都是致病的因素吧?

中国的中医与西医都有“巫医”的色彩,都有“忌口”一说,我不以为然。教科书说那么多东西不能吃,我倒是认为“宁可病死,不要馋死”,自己身体感觉舒适即可,饮食适可而止。白种人妇女刚生完孩子就可以带着新生儿去游泳,国人女子生完孩子是要“坐月子”的,据说40天不能洗头等等旧俗。除了人种体质的差异,还有不同观念的原因吧?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的寿命抵不过一棵树,柏树、银杏与香樟树等可以活上几百上千年,我在普陀山见过千年的樟树,大到无法和它合影。

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说:人的价值就是让其他生物活的好,这个社会有了你多一份美好,千万不要让这个社会因为有了我而多了一份痛苦……

看过两日的医生诊断报告,我倒是淡定了下来……逸夫医院卢转娣医生两次要求我住院,我说医保卡银子见底了,我的生命力依然旺盛,将迎接更大的暴风雪……我的生命曾经辉煌过,还差一个难熬的严冬。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值得珍视。生病或住院只是哲学思考的漫长旅程,做自己想做的,无愧于人与社会及自然母亲便是无悔的人生。病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恐惧的心理。倘若像流星般一次灿烂茫茫暗夜,亦是绚丽的人生!

愿上帝与我的朋友同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