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中国为何放弃日本战争赔款
2018-10-28 16:31:02
  • 0
  • 0
  • 10
  • 0

中国放弃日本战争赔款是个错综复杂的过程,因为三年内战中国驻日占领军第67师14000余人被迫放弃前往日本。

中国,一个南北以黄河、长江流域文明为标志,东西以喜马拉雅山脉至东部及南部沿海为疆域的庞大国度;人口众多,有3600年左右的文明史。

日本、朝鲜古代未统一时期都有诸多分裂王朝,中国周天子(立七十一国)及诸侯分封达一百多个国家。秦统一中国前,诸侯国各自为政,两千多年后海峡两岸至今分裂分治……

抗战胜利后,中、美、英、苏四国都要派军队去日本驻军,作为战胜国对战败国的权利。二战后美国曾要求中国派军队占领日本四国岛,中华民国政府曾经按照《波茨坦公告》,确有计划安排由曾在越南河内担任接受日本投降任务的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成的67师前往日本。随着国内内战全面爆发,67师已奉命开往苏鲁豫解放区,被收编到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汤恩伯(7月中旬由李默庵接任)所在部队的第65和69师。67师这支准备派到日本的驻日占领军,在内战的炮火中烟消云散。

准备派驻日本的中国占领军第67师

中国由二战后的统一国家变成因内战而两岸分裂分治的国家,这就是中国丧失日本战争赔款的根源。

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四强与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日本侵华战争赔款首先与中华民国有关,1946年“重庆谈判”破裂后发生三年多全国大内战,1949年底国民政府失去对大陆的实际统治权,国内形成两个对立的政权。直到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2758号决议进行表决。表决的结果是,决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

最初国民政府还是向日本提出了战争赔偿要求。为此,国民政府还一度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和统计战争中各项人力、物力损失的情况,以便对日提出赔偿要求。

但是,此后的几年,同盟各国一直没有就日本战争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使得这个问题久拖未决;而蒋介石国民政府忙于内战,对这个问题就有心无力,搁置起来了。

随后,蒋介石国民政府败退台湾。这时候,为了保住台湾的“正统地位”,蒋介石急于与日本签订和约,不断在战争赔偿上对日本让步,提出“利用日本国民为中华民国从事生产打捞及其他工作,以作为补偿。除此以外,中华民国放弃一切赔偿要求,放弃该国及其国民因日本国及日本国民在作战过程中所采取任何行动而产生之其他要求。”

1952年4月28日,日本政府与台湾当局签订《中华民国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正式放弃了战争赔偿。20年后,1972年9月29日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签署建交公报。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当时中国(大陆)政府为了进一步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已初步有了放弃要日本进行战争赔偿的打算。据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袁光回忆,他们在起草有关审判日本战犯的决议时,“有的同志提出,日本侵略中国,给我们造成了很大损失和灾难,坚持要在决议中写上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赔款”。当时他们都认为,“既然苏联等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向纳粹德国提出赔偿战争损失问题,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也没收了日本在东北的资产和财物,我们要求日本赔偿,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们将此想法向周恩来总理作了汇报,周总理听完我们的汇报后,当场明确地指示我们:“这个款,不要赔了,赔款还不是日本人民的钱,政府还能拿出钱来吗?”1956年11月,日中友好协会第一任会长,原参议院副议长松本治一郎应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邀请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孙中山诞辰9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周恩来总理在与松本治一郎的一次谈话中又一次提道:“日本人民是无罪的,中国丝毫无意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

1960年6月,岸信介(安倍晋三的外祖父)下台,中日关系又出现了转机,进入了“半官半民”阶段,这一时期中国高层领导人对实现邦交正常化中的战争赔偿问题已基本上明确了要放弃的立场。

一个从二战战火中艰难统一的国家再次陷入大规模的全国内战,无力让中国驻日占领军第67师进驻日本四国岛,至1971年10月25日中国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更替”,海峡两岸政权都想中日邦交正常化(与日本签订和约),这就是中国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的真正原因。

一个国家由统一到分裂是民族的悲剧,海峡两岸和平统一是国人应该坚持的主张。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