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痛悼南大教授陆士祥(不太好先生)
2018-07-24 16:25:31
  • 0
  • 0
  • 42
  • 0

2018年7月24日上午,我在微信群惊悉:南京大学教授陆士祥已病逝,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悲痛的噩耗仿佛七月的冰雹袭击头部而不知所措,我慌忙翻出手机通讯录拨打陆老师的电话,语音提示:已停机。我急忙发了微信朋友圈“求证”陆老师的事情,直到朋友刘洪军把“死亡医学证明书”照片发给我,我依然不敢相信:陆士祥老师真的死了!

我们很多网友都是在腾讯微博相知相识,陆老师的微博空间名叫“不太好先生”,我手机保存的姓名是“陆仕强”。由于只可意会的原因,我们在网络上都“隐名埋姓”,不想出名吓着家人与亲朋同学。我们在网络推广“文明理念”,扩散一些事实真相,所谓“启蒙”未尽的的事业。陆老师的微博与空间言论每一条我都认真阅读、点评,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陆教授的言论了……

陆士祥老师走的太匆忙,仅仅56个春秋,1962年5月29日至2018年7月19日7点39分。本来正是生龙活虎、年富力强的年纪。令人震惊哀叹!西方哲人帕斯卡尔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是,他却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这根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陆老师因肝硬化病逝医院,住院期间没有通知同城好友,我难过莫名……

真真切切“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陆老师把不舍的悲怆留给了众网友,没有给我们去医院探视的机会,7月22日火化时我们同城网友一无所知。陆老师家在南京市中心,为了不给网友添麻烦特地在长江以北的六合区住院……陆老师就这样决绝地走了,网络上悄无声息。我们的泪水不能留在医院与火葬场,只能滑落在键盘上。陆老师,你对网友太绝情了!——这生死之别,你岂能不声不响、一走了之?

第一次见陆教授,是几年前的中秋节前一天,我们六七人共同登高中山陵,陆老师要回苏州老家,没和我们一起吃中饭。陆老师戴一太阳镜与遮阳帽,手拿一个三脚架照相机,我们相互拍了很多照片留影。后来陆续在同城一起喝酒畅谈几次,记得陆老师酒量还可以,没想到如今成了永别。我大约两年没见到陆老师了。

听说,陆老师临终与葬礼没通知网友,只有亲戚参加……给我们留下了永恒的遗憾!感谢陆老师在珠江路独自宴请燕薪律师与我们微友,以后到哪里请你喝酒呢?

一次,我在酒桌上与王健说:你如果失去自由,我会给你写篇报道。一段时间后王健果然被抓,是去苏州声援“老兵范木根”的事,我正准备记载此事,夜里陆老师打来半小时电话,手机都发烫了。交代我暂时不要写了……他们几个人从南京去苏州给范老兵的儿子范永海送去一幅赠给老兵的装裱好的“书法”。后来央视报道过那张书法照片。记得南京有维稳事件时,陆老师曾被大学安排到外地“开会”。

陆士祥老师为人幽默、健谈,风度翩翩,实在看不出身体有什么病。可是命运之舟过早地把他载入天堂。微信上看到很多与陆老师熟悉的朋友发帖祭奠,心里欣慰。一路走好,陆老师,免得这世上的悲哀再来烦扰你!

江淳 2018年7月24日于南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