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真懵了!沙特为以色列扔政治核弹
2018-04-12 13:18:30
  • 0
  • 0
  • 39
  • 0

——推荐一篇深刻理解中东乱局的好文章!作者:航亿苇/转自《凯迪猫眼》。以下正文。(江淳配图)

  “您是否相信犹太人至少有权在部分祖先土地上建立一个民族国家?”戈德保问。

“我认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有权利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项和平协议以保证各方的安全稳定和拥有正常的关系。”萨勒曼回答。他还说,“我们与以色列有很多共同利益,如果有和平,以色列和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会有很多共同利益。”

——就是这么一个对话,国际社会却感到有些突然。这是美国《大西洋月刊》主编戈德保于2018年4月2日采访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对话。

一些中国人对中东之事不是很了解,可能体会不到萨勒曼这番话对中东和西方世界意味着什么。这是实实在在的政治核弹,代表了中东问题的重大变局。长期以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激烈,沙特等国坚定地站在巴勒斯坦一边,采取对以色列国不予承认的政治态度。而以巴问题,又变成穆斯林世界与美欧产生重大矛盾的一个重要源头,一直令西方世界头痛不已。基地组织、IS恐怖组织也是为此借题发挥,给这世界带来残酷的恐怖主义。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故事,简单地说,是从犹太人的苦难开始的。犹太人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原本同门同宗,都是闪米特人。他们原来世居迦南(后改称巴勒斯坦),多次失国。公元70年,罗马大军攻陷耶路撒冷城。他们的国家又一次被灭掉。从那开始,他们被罗马人掳去欧洲。但在欧洲,他们一直受到歧视与迫害。1878年,一些犹太人想起来重回迦南,从奥斯曼帝国和阿拉伯人手中购买土地,便在巴勒斯坦安家落户。阿拉伯人卖给他们贫脊的土地,但他们却能在贫脊土地创造财富。渐渐地,阿拉伯人不干了,觉得亏了,开始有人拉仇恨。1929年,阿拉伯人发起暴动,一口气杀死133名犹太人。以巴公开翻脸,结仇更大了。

巴勒斯坦早先属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战后,改为英国做宗主国。英国对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都不是很好。见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老闹矛盾,英国的做法就是将他们分开来。犹太人想复国,英国人当时采取打压之策。二战中,犹太人遭遇纳粹德国的大屠杀。犹太人重新建国的愿望更强烈了,他们更多人回到祖居地。而英国,面对不断升级的以巴冲突就不想管了。问题交给联合国。联合国于1947年同意将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分开来各自建国。但是,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却坚持自己吃亏了,并认为犹太人根本没有资格建国。犹太人哪儿来的,就滚回哪儿去。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正式独立建国。隔了一天,就迎来阿拉伯国家的联合围攻。史称第一次中东战争,实际也是以色列的独立战争。从这开始到1982年,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军一共进行了5次大规模战争,也即五次中东战争。结果,以色列全胜了。

以色列,一个弹丸小国,面对十几个阿拉伯国家的联合攻击,当时是200万人对付4000万人,非但没有被灭国,而且越战越强,变成中东地区头号军事强国,同时也是科技与经济强国。这让阿拉伯国家倍没面子,也就无法承认以色列了。仇恨以色列,成为阿拉伯世界头号政治态度与意识形态。

但是,意识形态是一回事,国际政治现实又是一回事。一些阿拉伯国家终于在现实面前选择与以色列的妥协与和解。约旦就是一个。实际上,约旦原来也是巴勒斯坦的一部分。约旦人也是巴勒斯坦人,又叫外巴勒斯坦人。约旦1923年半独立,1946年正式独立。第一次中东战争中,说是帮助巴勒斯坦打以色列,约旦却浑水摸鱼,乘机吞并了原联合国划归巴勒斯坦的4800平方公里的土地。随后,经过一番磨合,约旦与以色列的关系就相当好了。以色列占了耶路撒冷,便把这圣城的旅游经营权及收入交给了约旦。死海是约旦与以色列之间的边界湖,同时也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圣地。约以两国关系平稳了,死海旅游,约旦也大大得益。约旦没啥天然资源,但与以色列搞好了关系,不菲的旅游收入,让约旦的小日子过得蛮滋润的。埃及帮助巴勒斯坦打以色列,结果,第三次中东战争中,西奈半岛6万平方公里土地却让以色列给占了。以色列用土地换和平。1979年,以埃签订和平协议,互派大使,埃及成为承认以色列的第一个阿拉伯国家。那之后,以巴之间的破事,埃及就基本不参与了。2014年以来,IS恐怖主义向埃及渗透,盘踞在西奈半岛。以色列随后就出战机帮助埃及轰炸IS。

然而,由于受到国际左派操纵,以巴问题总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拉偏架,认为总是以色列的错。原因之一,是每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总能多弄点土地作为对自己的奖赏。原因之二,5次中次战争后,没有哪个国家再愿意为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再干仗了,巴勒斯坦人就与以色列玩游击战。可每次攻击以色列,往往都是以色列猛烈的报复。以色列单独打巴勒斯坦,那就是随便玩儿。国际上就有人认为,以色列应当将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还回去,不要对巴勒斯坦那么“暴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组织等,就老是通过决议谴责以色列。而这,恰恰又助长了阿拉伯世界横竖都要反以色列的情结与政治。

在反以情绪与反以政治的作用下,沙特等国就必须对以色列不予承认。这才代表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正确”。

可形势比人强。中东局势在21世纪以来,由于“911恐怖袭击”事件的连锁反应,有了深刻的大变局。其中一个重要节点,是不可一世的萨达姆政权被美国在2003年推翻了,伊拉克的国力突然衰落。这样,中东第二强的伊朗,就必须跳出来找事了。伊朗原本是波斯,有自己的宗教琐罗亚斯德教(祆教、火祆教、拜火教)。波斯与阿拉伯是历史上的世仇,但在663年被阿拉伯灭国后,波斯人就改信了伊斯兰教。可是,波斯就是波斯,变成伊朗后仍是波斯。萨达姆当年梦想恢复阿拉伯帝国的伟大事业,就在1980年与伊朗打了8年的战争。两伊战争,谁都没有胜,都败了。没想到萨达姆继续作死,非要与美国对抗,却将伊拉克这股势力弄得在中东没有什么发言权了。没有了伊拉克那个狠角色,中东第三强的沙特,就直接面临伊朗的挑战了。

“911恐怖袭击”事件的连锁反应,另一就是IS恐怖组织的一度作乱。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沙特、土耳其都要求巴沙尔·阿萨德下台,进而直接出钱出人支持各自的反巴沙尔武装力量。这个立场,他们得到美欧的支持。可俄罗斯、伊朗不干了,他们力挺巴沙尔政权。叙利亚的乱局,逐步演化成大混战。IS乘机崛起,到2014年大举主动进攻,竟然轻易就入境伊拉克,沿着幼发拉底河占领了多座伊拉克重要城市。IS异常残暴与凶猛。国际社会高举义旗联合打击IS。可却又是各打各打算盘。随着这个乱局的发展,沙特与伊朗的矛盾越来越大。差不多这个时候,也门乱局又让沙特头痛。沙特打击也门胡塞武装,伊朗支持胡塞武装。

也就在这期间,伊朗与以色列的矛盾也凸显出来。原因是伊朗试图发展核武器,又公开叫嚣要在地图上将以色列抹去。以色列就一直盘算着什么时候,把伊朗的核设施给轰掉。但在美国奥巴马当总统时,不同意以色列那么干,而是设法通过谈判方式,由联合国五常与伊朗签订了伊核协议。伊朗承诺不发展核武器,然而,以色列无法相信。

这样,以色列与沙特就有了太多的共同利益了。渐渐地,沙特对巴勒斯坦也不那么热心了。巴勒斯坦一直以来,自己的经济没有什么发展,就是靠沙特等国的慷慨金援维持着。沙特因石油而富,富得流油,拿点钱给巴勒斯坦是小意思。2017年,沙特逮捕巴勒斯坦的超级富豪萨比赫·马斯里。马斯里正是阿拉伯世界向巴勒斯坦输送金援的最重要的一位中间人。这被一些论者认为是沙特向以色列递送的投名状。2018年3月,沙特首次向以色列开放其领空进行商业飞行,以色列官员称赞这是两年来历史性努力所取得的成果。这代表2016年以来,以色列与沙特之间良性互通了。

这几年,沙特内部政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沙特王位,原来虽然要由老国王提名,“沙特效忠委员会”推选确认,实际采取的兄终弟及制,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就是从自己的哥哥那儿继承王位的。阿勒沙特国王年事已高,他自己那一辈已无合适的继承人,按规矩理应立兄长之子继位。但阿勒沙特国王通过一番运作,成功废掉兄长之子的王储地位,确立自己的亲生儿子萨勒曼为王储了。沙特各项政务,也交由萨勒曼处理。萨勒曼是位狠角色,以反腐为名,抓了众多王子,逼他们交出巨额财富并效忠于他。沙特王子多达数千人,在法理上能够继承王位的王子至少有数十人。王位继承改为实质性父传子制,对沙特权力体系影响巨大。

萨勒曼王储生于1985年,年轻气盛。他若最终顺利继承王位,意味着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只会向政治和解的方向发展。而这,将无疑彻底改变中东的政治生态。沙特是阿拉伯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沙以不再相互敌视了,以巴问题最终和平解决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而这,正是“911恐怖袭击”、萨达姆政权倒台、叙利亚内战、IS恐怖组织作乱、沙特与伊朗不可调和矛盾综合作用的结果。

在接受《大西洋月刊》主编戈德保的采访过程中,萨勒曼王储宣称伊朗是“邪恶三角的核心”(伊朗为一角,穆斯林兄弟会为一角、基地组织及IS恐怖组织等为一角),他认定的“邪恶三角”中,也包括黎巴嫩真主党、胡塞武装、巴沙尔·阿萨德等。他还认为,希特勒比起伊朗的最高领导都还好一些,因为希特勒当年只是想统治欧洲,但伊朗如今却想“征服世界”,“传播他们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这样的立场,与以色列高度一致了。伊朗、穆斯林兄弟会、黎巴嫩真主党、巴沙尔·阿萨德等,也都是以色列的敌对方。

在2014年以来打击IS恐怖组织过程中,沙特也一直是积极参与者。沙特反对IS那样的恐怖主义,是政治立场也是宗教立场决定的。IS的思想基础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对世界产生也巨大威胁,也深深地损害了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的形象。萨勒曼王储若能继任王位,并领导一场伊斯兰宗教改革,割除依附在伊斯兰教上的恐怖主义毒瘤,倒可能让他彪炳史册,成为世界级伟人。以沙特在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所处的地位,他有这个条件。沙特的麦加,是整个世界穆斯林朝拜的圣地。麦加是“宗教之都”,每年会有数以百万计的穆斯林,在伊斯兰教历的第12个月聚集于此,参加一年一度的朝觐。根据伊斯兰教的基本制度,每一位有经济和有体力的成年穆斯林都负有朝拜麦加的宗教义务。不知道萨勒曼王储有无此构想。

很难说萨勒曼王储能走多远,能否顺利继承王位。在沙特这样的国家,变数也是很大的。但是,沙特已经开启了与以色列的和解之门,这扇门就不容易再关上了。根本点是伊朗将沙特逼入了死角。而沙特选择与以色列和解,意味着可以与美欧改进关系。另一方面,那也将是沙特在许多国际事务上会与美欧比较一致了。其中一个重点,会影响到国际油价的走势。美欧要继续闷死俄罗斯经济,那就需要维持国际低油价。沙特可以进一步配合美欧,只需要放手增加石油供应就可以了。而作为回报,美欧会更多接纳沙特的国际投资,并增加对沙特的投资。萨勒曼正推行他的“2030愿景”计划,目的是实现经济多元化,减少对石油经济的过度依赖。为了实现这一计划,萨勒曼有意压低油价,逼迫沙特人向其他产业投资与转型。这也就是说,只要萨勒曼当权,国际油价就很难再暴升了。沙特已经通过石油积累了巨额财富,现在有资本也有能力做成这件事。国际油价持续走低,那中国与出尔反尔的俄罗斯、与动荡不定的委内瑞拉等类国家进行石油、天然气的合作,就可能不再多大的实际价值。您说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