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朝鲜是清朝跛足改革而亡的导火索
2017-02-19 23:40:20
  • 0
  • 7
  • 87
  • 0

清人满族,以区区几百万人口征服明朝疆域亿计众生,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以汉族为主的华夏故土多民族苍生难道被“魔咒”酱缸文化洪水淹没了?难道是专制与奴才文化的合谋斩断了一个民族腾飞的翅膀?

南宋泣血悲壮而灭亡,留下民族不灭的灵光,乃我华夏族群最英勇不屈的史诗绝唱。右丞相文天祥(1236年6月6日-1283年1月9日),率军勤王,苦战东南,出使元营,领兵抗敌,于五坡岭兵败被俘,宁死不降。留下千古绝响《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仅剩的十万军民在蒙古大军的追击下,誓死抵抗、绝不投降。左丞相陆秀夫(公元1236年—公元1279年),抗元名臣,崖山海战兵败,背着卫王赵昺投海而亡,十万军民跳海殉葬。惊天地、泣鬼神;大地天空为之颤栗,神州四海黯然神伤。南宋的救亡精神,足以启迪后人、昭示未来。民族不灭的灯火已在宋末点亮!

大明,亡于阉党、亡于东厂、亡于西厂。一个腐朽没落的王朝,朝廷命官只知贪污腐败卖官鬻爵,岂有不亡之理?当崇祯皇帝朱由检大肆抓捕爱国志士,继而杀掉抗清(后金)文臣名将袁崇焕(1584年—1630年)自毁长城后,等待朱由检的只有煤山的歪脖树,崖山海岸的十万亡灵都会嘲笑明代末帝。明末的大臣王公、大将商贾多数已投降闯王李自成与后来的后金政权,以谋取私利与铺垫后路,谁还顾及一个勤政而刚愎愚蠢的皇帝?再勤政的皇帝也不能挽救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宿命王朝!

周天子曾经一统天下,终有诸侯“问鼎中原”、“一匡天下”。周王朝最后零落成名义的共主,每个诸侯国每年要进贡几牛车茅草搪塞。大清的“藩属国”几何?朝鲜、安南(即越南)、南掌(今老挝)、暹罗(今泰国)、缅甸以及南洋群岛的兰芳共和国(柬埔寨被安南与暹罗瓜分,吕宋与苏禄于西班牙统治菲律宾群岛后相继消失);西南喜马拉雅山有廓尔喀(尼泊尔)、哲孟雄(锡金)、不丹等国;中亚地区有哈萨克汗国、布鲁特汗国、浩罕汗国、布哈拉汗国、爱乌罕(今阿富汗)、巴达克山、乾竺特与拉达克等国。

可见清朝曾经的伟大不亚于民国与大陆政权,民国失去太多的国土(蒙古等清朝领土),大陆为朝鲜金氏政权牺牲90万将士(教科书说:18万。欧美统计:40万左右。数据有争议)。中华民国(台湾)的友邦逐年减少,目前大陆还有一个藩属国吗?二战以降,联合国框架内的国际关系是软实力的较量,是制度、信仰和创造力的较量。任何作茧自缚、故步自封、权大于法、以权谋私、不思进取的国家都不会有前途和未来。言归正传,我们讨论的主题是中朝清末与当代的关系命运。

历史上以汉人为主的中国各王朝边患主要来自北方游牧民族,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例外,中国与朝鲜、日本,俄国联合、争斗不断,最大的纠结就是中朝关系,最大的祸患来自苏俄,苏俄之祸远胜于日寇侵华。辉煌的隋王朝与高句丽(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民族政权, 与百济新罗合称朝鲜三国时代)的战争发生在598年至614年。隋文帝和隋炀帝多次派出空前的大军征讨高句丽但惨败而归。经过多次交战后,高句丽婴阳王将逃到高句丽的斛斯政遣返,隋炀帝撤军。由于长年大规模征兵,隋国内出现隋末民变,隋朝灭亡。清末也是因为朝鲜之战引发甲午战争,给清王朝埋下覆灭的种子。

历史的中国和现代的中国为朝鲜付出太多血的代价,甚至种下亡国的祸因。目前,依然有人愿意付出。试问:朝鲜能作为中国的战略屏障吗?现代战争是洲际导弹和核弹的时代,朝鲜的核武除了威胁韩国,只能胁迫中国,俄罗斯不会惯着它!

大清为朝鲜而战值得,因为朝鲜是大清的藩属国,容不得日本染指。但国家较量是以实力为基础的,大清已不是康乾的大清,八旗子弟遛鸟嫖娼大烟上瘾已不堪一击,维护清末统治的是湘军、淮军和新军。清光绪八年(1882年),朝鲜发生新旧党之争。朝鲜自江华岛事件后,国内维新派组开化党,是为新党;旧党则以大院君李昰应为首。因王妃闵氏一族与李昰应不睦,李昰应遂唆使兵变,焚日本使馆,杀日本中尉堀本礼造。日本因而出兵朝鲜,清廷亦派兵朝鲜。敉平叛乱后,中国与日本皆驻军汉城。清将李昰应逮捕,囚禁于中国保定,1885年获释。

“两天后,图谋不轨者不死心,又宴请了中国驻朝商务与税务官员和除日本公使之外的各国公使。席间,果然有人持刀而入。袁世凯闻讯,亲率二百清兵前往弹压。日本兵直接出面保护宫中的政变分子,双方对峙情势危急!好一个袁世凯,不待国内指令到达,即与另二将全力攻入宫中救出韩国国王并打垮政变力量。从此,在国内籍籍无名的袁世凯凭其超人的胆识和能力主持了朝鲜的国政,并受到大臣们的拥戴,该国内政外交,悉尊袁意。为了维持政局稳定,他还为朝鲜王室编练了一支“镇抚军”。(袁世凯在朝鲜)

资望极高的李鸿章很是赏识袁世凯,曾为袁下了十六字评语:“血性忠诚,才识英敏,力持大局,独为其难”。在李的荐举下,袁世凯再回高丽人那儿当了中国最高驻守官——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全权代表。 在狐假虎威的朝鲜亲日派的欺凌下,袁世凯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除了他一连娶的两房高丽姨太太尚能为之稍解忧烦外,他的影响越来越萎缩。后来,日人趁中国国力虚弱,竟鼓动朝鲜人把大炮架到了袁的官署门口!可怜的老大帝国连自己都保不全了,哪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属国?做这等全权代表还有什么全权?苦捱了若干日子,袁世凯终于接到朝廷命令,1894年6月15日那天,他心情忧愤地降下了大清国的龙旗,黯然启程返国。随之,日军占领了王宫,胁迫朝鲜国王发表声明:“自兹脱离中国,独立自主……”嗣后,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中国惨败。 (袁世凯在朝鲜)

沙俄的崛起是因为彼得大帝(1672年6月9日-1725年2月8日)隐姓埋名游历西欧各地,花费大量时间学习造船,并目睹了欧洲各国文艺复兴的盛况,由此定下了日后俄罗斯改革的基石。在位期间对俄国推行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改革,他制定的西方化政策是使俄罗斯变成一个强国。日本的强大源于明治维新,日本在1860年代到1880年代间,以维新志士所建新政府为核心的民族统一主义与西化改革运动。推行殖产兴业,学习欧美技术,推进国家的工业化。在社会上提倡“文明开化”,大力发展教育。

反观清末的洋务运动,令人不胜唏嘘。洋务运动维持三十多年,直到1895年,甲午战争爆发,中国败给日本,其重点项目北洋舰队覆没,洋务运动就此结束,最终失败。李鸿章晚年总结自己的一生:“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尤可敷衍一时。”满清末年,王朝内外交困、统治岌岌可危。为保住爱新觉罗的江山社稷不丢,慈禧太后在改革派大臣李鸿章、张之洞的推动下实行改革。改革之初,慈禧太后首先定下了“四个不能变”:即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自己的最高皇权不能变。这“四个不能变”把改革牢牢限定在经济领域,不能在政治领域越雷池一步,损害当权者任何既得利益。

满清的跛足的改革与洋务运动命定要失败,其君主立宪也是骗人的谎言。等到立宪派、革命党等都不再相信他们的时候,清朝的丧钟在武昌的枪炮声里炸响,一个只顾权贵私利的满清贵族集团走向覆灭的终点。

二战后的日本被美军的刺刀逼上宪政之路,何等幸运?!苏东剧变大潮中的俄罗斯被迫改弦易辙还是个半独裁的国家,多么可怜?!比俄罗斯更加可怜的国家如朝鲜、古巴、老挝等不曾反思?!——人类向往自由、民主、平等、幸福的血流,是任何力量所不能阻止的!请上帝(因信仰差异,代指你心中相信的任何神明)做证!

蒋经国先生坦言:目前最重要的敌人,是攫取我们整个大陆的俄国──赤色帝国主义了。林则徐说:「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这是金石之言!蒋介石早就说过:『俄帝本是我们中国的世仇大敌!』

苏俄之患远大于日本。在现代国际关系中,远离俄国、联合美欧、修好日韩、放弃朝鲜,是大中国外交的最高战略,别无他途。朝鲜让中国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教训实在太多!

2017年2月19日于民国故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