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插队怀孕”的女教师岂能被辞退
2018-10-24 12:31:12
  • 0
  • 0
  • 3
  • 0

继“裸体做官”之后“插队怀孕”已成为网络热词。世界变化太快,眼珠与键盘已跟不上时代奔跑的节奏。

据悉:中国大陆苗苗幼儿园是某集团公司自主创办的唯独一家幼儿园。因师资力量无法进行调配,集团公司在确保不影响女教师一胎生育的前提下,最终出台了女教师生育二胎排队的荒诞规定。

“我怀孕了,这可怎么办啊?”听到妻子说怀孕,潘佳怡的丈夫徐坤十分兴奋,看到潘佳怡神色有些不安,丈夫有些不解。

“你不知道,我们幼儿园刚刚出台了一个规定,申请生二胎的教师必须要按考核打分排队,不按排队顺序怀孕的,按自动辞职处理。”潘佳怡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排名第七,现在不能怀孕,不然工作就没有了。”

人类生育本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应受到任何人为的干预和限制。

2017年6月30日,根据集团公司的决定精神,幼儿园向潘佳怡出具了一份《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以潘佳怡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为由,与潘佳怡解除了劳动合同。

一个小集团公司有权力限制员工生育并解雇开除女教师?这明显违背国家“二胎生育政策”与劳动人事制度。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何时做爱、何时怀孕要有一个公司来决定?真是岂有此理、匪夷所思、荒唐极顶!

接到了《解除劳动关系证明》,潘佳怡不服,2017年12月1日,她向当地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幼儿园支付两倍工资差额及相应的赔偿金。

2017年6月30日,幼儿园根据集团公司的相关规定与潘佳怡解除劳动关系;幼儿园给潘佳怡发放终止劳动关系前12个月工资总额为39834.8元。2018年1月22日,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幼儿园支付潘佳怡终止劳动关系赔偿金59752.2元。

幼儿园表示不服,向当地的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决确认幼儿园不承担支付潘佳怡终止劳动关系赔偿金。2018年6月26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42条、第47条、第87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幼儿园的诉讼请求。

法律还给了幼儿园教师潘佳怡一个公道,给各单位的非法“土政策”敲响了警钟!

生育本来是人的权利与自由,不能被一个单位的“土规定”剥夺。在大陆单位相当于一个人的饭碗,因正常生育二胎被单位解雇对个人和家庭影响巨大。很多单位的土规定明显违法,如拖延劳动时间、没有休息天、拖欠工人工资等等。我的地盘我做主,单位一把手俨然都成了“土皇帝”,视国家法律如儿戏。

大陆计划生育一胎化政策曾走过曲直艰难的弯路,发生过很多血淋淋的悲剧:强制堕胎、上房揭瓦、牵牛赶猪,收缴“社会抚养费”。1952年12月31日,卫生部制定《限制节育及人工流产暂行办法》。后来说:“人多力量大,热情高,干劲大。”鼓励大家多生孩子。1973年12月,中国第一次计划生育汇报会上提出“晚、稀、少”政策。“晚”是指男25周岁、女23周岁才结婚;“稀”指拉长生育间隔,两胎要间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两个孩子。

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中国政府开始大力推行计划生育;1978年以后计划生育成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生育政策推行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的“一胎化”政策,一味地只控制人口数量,忽略世代更替,造成国家老龄化,未富先老的格局。造成了很多严重的后遗症,堕胎、流产、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等社会问题。

2015年国家确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中国从1980年开始,推行了35年的城镇人口独生子女政策真正宣告终结。四十年的人口发展经验,告诉我们人口的发展要遵循自然规律、遵循人性化的管理,凡是强制性的生育政策都想造成难以愈合的社会问题。我们要深刻汲取其中的经验教训。

俄罗斯、德国、韩国、法国与日本等许多国家几十年来,推出各种各样的政策,鼓励生育。为了促进生育率,丹麦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政策:从2013年生育补贴金每周为4005丹麦克朗(约为3927元人民币)一个月下来就约为:15708元人民币。

大陆“二胎政策”放开后,由于生育、教育与孩子将来结婚住房等成本太高,很多小夫妻都不愿意生二胎。这几乎又走进了另一个怪圈。

苗苗幼儿园对教师潘佳怡“插队怀孕”做出解雇处理近乎荒唐,不仅违反法律,也是反文明、反人性的不耻行径。单位规定不能大于国家法律!

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胎化政策迫使大陆近一半家庭断子绝孙……古代生产与战争都离不开生育男丁的数量,男子的数量甚至决定一个国家的存亡。

大自然与社会对人类生育有着自我调节的功能,人类不可能无限制地繁育,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完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人的再生产是社会健康发展的原动力,生育自由是人作为人不可剥夺的权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