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小议基督教与现代文明
2018-08-12 06:56:31
  • 0
  • 1
  • 7
  • 0

阿克:小议基督教与现代文明

——答罗规学堂的一个动议

以我的观察,任何一个宗教,都是由教义、教职、教众三部分构成,这三部分都很重要;在讨论宗教及其社会影响时,必须把它的三部分同时提到。

首先是教义。教义就是该教的宗旨,例如基督教的圣经、佛教的佛经、伊斯兰教的古兰经,等等。各教的教义是不同的,其对现代文明的影响也不同。如果一教自以为是天下至尊,且所有不奉行本教者都是邪教,皆在该杀之列,则该教从教义上就把自己排除在现代文明之外了,因为它排除平等观念,而平等是现代文明的精髓。基督教教义与现代文明相谐之处在于,它的教义中有许多与现代文明天然合拍,例如它提倡平等,“神爱(一切)世人”,不是只爱基督徒;在教内,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是神的子民,大家都是兄弟姐妹,甚至没有教皇、红衣主教、省委xx、市委xx等等上下差别。例如它提倡守约,不仅要守与神之约,也要守与人之约,不可撒谎,不可违约,哪怕是两千年前之约;绝无“历史文件不具有现实意义”之流氓胡说,而守约正是现代文明的重要内容;所有食言无忌的国家、政府、人物,都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例如它提倡公义,“公义”不是一般所说的“义”,它强调的是公义。圣经中多次提到公义、义人,“要让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例如它提倡感恩,感恩是现代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行义、行善是一张纸的两面;一个社会如果不知道感恩,行义、行善就不可能成为社会主流。等等等等。《圣经》内容极其广泛,无法以三言两语阐述清楚。总而言之,教旨是宗教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其次是教职。所谓“教职”,是指一个宗教内部,联系神与教众的人。这种人在各宗教内的称谓各不相同,例如牧师、神父、主教、红衣主教、教皇、和尚、住持、方丈、阿訇、最高精神领袖、(不可描述),等等。这种人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教义通常都很浩繁,教众很难把握全面、掌握精髓;而教职通常熟悉教义,他们宣讲教义,能说服教众,获得教众认可,聚敛教众,维持该教的存在。浩繁教义中,对教众宣讲哪些、强调哪些、要求教众执行哪些,都由他们把握。这里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他们对教众宣讲的内容。一般来说,教义的成文时间都不是现在,否则教神可以直接宣讲教众,例如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因为教义成文时间早,甚至一两千年以前,所以其中必有需要与时俱进之处,例如教义中的“杀死异教徒”。是否天天以教义中“需要与时俱进的”内容教诲教众,唆使教众履及剑及去实行这些,是教职亲手把握的事。据媒体报道,臭名昭著的ISIS,行事残忍,毁善轻易,杀人不眨眼,就是在教职唆使下,一丝不苟执行某教教义的一群人;而同一部教义,在温和教职的解说下,淡化、忽略了其中“杀死异教徒”内容,使教众能够与社会平安相容。也就是说,教职在教众对教义的理解中,在该教与文明社会的相处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教职对教众日常生活的干预程度,也是该教与现代文明关系的重要方面。如果仅仅是宣讲教义,对教众的行为不加干预,“信佛信道,汝自为之”,则该教仅仅是一种精神;如果教职以神的面目凌驾于教众之上,控制教众的生活,操纵教众行为,进而干预社会公众的生活和行为,那就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了。信不信某一个教,思想的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以你所信强迫他人必信,其目的必定不是出于公义,而是图谋私利。总而言之,教职在宗教与文明社会的关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这点看,基督教的教职总体上来说是正面的:他们没有拘泥于教义上的一字一句,而是真正与时俱进,把现代文明与教义精髓相结合,身体力行,诲众不倦,由此树立了基督教在现代文明中的事实地位。

第三是教众。任何一个宗教,都必须有教众,甚至大量教众、海量教众。仅有教义和教职而没有教众,那绝不能成为一个宗教。教众既是该教存在的前提,也对该教的性质、该教与现代文明的关系,起着重要作用。一个宗教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最终是通过教众的行为来体现的。固然,教众要聆听教职对教义的讲解,通过教职与神沟通;但是教众也有权选择教职甚至教义。如果教众唾弃教职、离他而去,教职就毫无影响力可言。其中的关键,首先是教众的自我意识,然后是文化丰富程度和见识渊博与否。如果教众没有自我意识,完全把自己系附在教职手中,则无论他/她信什么教,都只不过是教职的影子,甚至是教职的耳目、喉咙和打手。如果教众有充分的自我意识,信教是他们聆听智慧教诲的方式而不是去寻找控制,则教众们本身就是现代文明的组成部分,该教与现代文明的关系不言而喻。同时,教众的文化程度、社会见识也十分重要。如果除了聆听教职的语言以外,教众没有充分接触人类文明,包括没有充分读书、接受现代教育、了解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教众本身脱离于现代文明之外,不了解何为现代文明,由这种教众组成的宗教,自然谈不上与现代文明有何关系。很显然,教义是很久以前写的,其中哪些应该发扬光大,哪些应该忽略带过,教职所言是否得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聆听,端赖教众自己智慧。所幸,基督教发展至今,其教众中产生了大量有识之士,使其事实上成为现代文明的伴侣。

狭义宗教在人类社会中存在数千年,广义宗教几乎与人类社会一样久远。宗教及其存在是一个复杂课题,非三言两语可以解释。以上文字纯属抛砖引玉,请有识之士斧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