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将至!未来人类不分阶层,只分物种
2018-02-06 12:41:24
  • 0
  • 0
  • 91
  • 0

今天我想聊聊我们这个物种的未来,以及生命的未来。(来源: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编 译:亚比,著作:《人类简史》、《未来简史》)

我们应该是最后一代智人。再过一两百年,世界将被完全不同的实体统治。它们和我们的差距,也许比我们和黑猩猩的差距还要大。

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是,未来几代人会学着改造人体、大脑、思维。这是21世纪经济运作的结果。21世纪经济的产物不是工厂、车辆、武器,而是人体、大脑、思维。

这个星球未来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呢?这完全取决于今后拥有数据的人。控制数据的人,不仅控制了未来,也控制了生命的未来。因为数据会是未来世界上最宝贵的资产。

在古代,土地是最贵重的资产。因为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太少数人手中,所以人被分化为平民和贵族。在前几个世纪,机器取代了土地变成了最贵重的资产。太多机器又被集中在太少数人手里,人类又被分化为阶级,于是有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现在数据取代了机器,成为了最贵重的资产。如果太多数据又开始向少数人手中集中,人不会再分化为阶级,而是被分化为不同的物种。

01

为什么数据会如此重要?

因为我们即将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不仅可以Hack电脑,也可以Hack进活生生的人,以及其他生物。很多人今天在讨论Hack电脑、手机、邮件账户、银行账户,但实际上我们正在获得Hack人的能力。

想要Hack人需要两个东西:一是大量的计算能力,二是大量的数据,特别是生理相关的数据。不是关于你买了什么、去哪儿了的数据,而是关于你的体内、大脑内发生了什么的数据。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拥有足够的算力和足够的数据来Hack人。即便是苏联的克格勃、西班牙的宗教法庭,跟随你到天涯海角,一天24小时观察你的行为、记录你的言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算力,足够的生物学知识,来理解你这个人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也就没法搞明白你感受到什么、思考到什么,以及想要做什么。

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因为现在有两种进化在同时进行:

一方面,机器学习与人工智的发展,可以赋予我们足够的计算能力。

同时,生物学的进步,尤其是脑科学的进步,又提供给了我们足够的生物学数据。

达尔文之后100多年的生物学研究其实可以总结为三个词:生物即算法。这是现代生命科学中很重要的一个思想。不管是病毒、香蕉,还是人类,生物其实都是有机化的算法,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解析这些算法。

当信息科技与生物科技一起进化,你就得到了Hack人体的能力。这种趋势最重要的产物或许就是生物传感器,能够把大脑和身体发出的信号转化为电脑可以存储分析的电讯号。

当这样的生理数据足够多,算力足够大,就可以创造出比人本身更了解自己的算法。说实话,我们人类对自己的了解真是相当有限。所以说算法在了解人上非常有胜算。

举个例子,我到21岁才发觉自己是个同性恋,之前曾否认了好几年。和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一旦涉及到自身,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想象一下,在10到20年里,算法可以清楚地告诉任何青少年,他或她的性取向到底是什么。算法可以追踪你眼球的移动、你的血压、你大脑的活动,然后告诉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或许你个人不喜欢这样。但是想象一下,如果你去了某个无聊的生日聚会,有人突发奇想,说我找到一个很酷的算法可以测算你的性取向。等所有人都跑过去测试自己,都在评论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呢?走开还是躲起来?即便你躲开同学,不正视自己,你也躲不开亚马逊、阿里巴巴,也躲不开秘密警察。

算法会观察你上网看视频看新闻,它们会告诉可口可乐,“如果要把饮料卖给这个人,不要给他看裸女广告,要换裸男。”你根本不会知道这一切,但他们会知道,而且这些信息可以价值连城。

02

人类是否会陷入数字独裁

一旦有了可以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算法,这些算法就可以知道我们的欲望,操纵我们的情绪,甚至替我们做决定。不小心的话,人类很可能就会迎来数字独裁。

在20世纪,一般来说民主制度的运作效果要好于独裁制度,因为民主能更好地处理数据、更好地决策。

我们习惯于从道德、政治层面去考量民主与独裁,但实际上这只是处理数据的两种方法。民主制度用分布式的方式来处理数据,它会在大量个人与机构中分配信息与决策权力;而独裁制度是将所有信息与权力中心化。

考虑到20世纪的科技发展程度,分布式的数据处理方式要好于中心化的数据处理方式,这也是为什么说民主优于独裁的主要原因,为什么美国可以在经济上打败苏联。但这一切,都建立在20世纪特有的科技条件上。

到了21世纪,科学的新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或许会把这种趋势倒转过来。中心化的信息处理方式或许更具效率。如果民主不能适应,那么人类就有可能生活在数字独裁的制度中。

成熟的监视技术,并不只会出现在威权政府中,也会出现在民主政府中。美国就在打造遍及全球的监视网;我自己的国家,以色列,也想建立覆盖整个西岸的监控系统。

03

生命也会被改造

比起建立数字独裁制度,控制数据还可以让人们做出更激进的举动。Hack了有机生物,精英们或许有机会重新改造未来的生命形态。

因为一般来说,能Hack就意味着能改造。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这就不只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大的革命,而是生命诞生40亿年以来最大的革命。

在40多亿年里,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能跳出生命的博弈法则。恐龙、变形虫、西红柿、人,所有生物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所有生物都听从生物化学的法则。

但这一切即将发生变化,自然选择驱动的进化,将被智能设计的进化所取代。这里的智能,并不是“站在云端的上帝”创造出来的,而是我们人类设计的,是微软云、IBM云设计的。进化的驱动力就此改变了。

生命过去一直局限在有机物的范围内,而科学使其打破了界限,进入到无机的领域。物竞天择推动了生命的有机进化,40亿年后我们将进入由无机生命的纪元,而这个纪元是由智能设计所塑造的。

04

数据监管

所以说数据的所有权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不监管这个领域,那么一小撮精英不仅会控制未来的社会,还会塑造未来的生命形态。

那么数据所有权要如何监管呢?说到监管土地的所有权,我们人类有一万年的经验;监管工业机械的所有权,我们有好几个世纪的经验。但对数据归属权的监管,我们没有什么经验。因为这本身就有很大难度:和土地、机械不同,数据没有实体但又无处不在,移动起来是光速,而且想复制多少份就可以复制多少份。

我自己身体、大脑、DNA的数据属于我自己吗?还是属于某些公司?还是政府?还是全部人类呢?

目前,大公司掌握很多数据,人们很担心。但是政府强制性地将数据国有化,只会导致数字独裁的出现。

很多政客喜欢音乐,他们弹奏音乐的乐器,实际上是人的情绪,一种生理机制。政客发表演讲,向国家播撒恐惧;在Twitter上发帖,表达恼怒与仇恨。我认为不该把这些高级的乐器交到这些人手中,世间万物的未来也不能托付给这些人。尤其是很多政客没有能力描绘远景,只是向公众兜售有关过去的虚假幻想。

作为历史学家,谈到过去我可以告诉你两件事:

一是过去并不好玩,你不会想回到过去;

二是也不可能回到过去。

所以那种虚假的幻想并不是解决方案。那么数据该归谁所有呢?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讨论只是刚刚开始。谈到数据监管,大多数人只是想到隐私、购物,公司,自己买什么,自己去了哪儿,但这些真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涉及到。

有关如何监管数据所有权的讨论才刚刚开始,我们不能期盼马上就有答案。

我们最好呼吁科学家、哲学家、律师,甚至诗人,都来重视这个问题。不光是人类,所有生命的未来都取决于我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