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变与不变,慈禧太后的“四个不能变”
2017-07-14 13:40:36
  • 0
  • 0
  • 27
  • 0

慈禧太后的故事很多,她留下了一句至今仍然振聋发聩的名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宁赠友邦,不予家奴!——面对西方强敌,割地赔款无所谓,崽卖爷田不心疼,只要能保住大清的江山和自己的最高权力,慈禧不怕千夫所指并遗臭万年!

大清王朝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黄色文明遭遇强悍的蓝色文明的巨大挑战,国力从此一蹶不振;1894年清国与日本为争夺对朝鲜(大清藩属国)的控制权,引发甲午战争,号称亚洲第一大舰队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火烧圆明园,慈禧太后挟天子与大臣狼狈逃窜西北躲避战乱。清国此三件标志性的历史拐点事件,昭示着满清已走上风雨飘摇、雄风不再的王朝末世不归路。

1900年,在慈禧太后默许下的义和团破坏了沙俄在清国东北的“中东铁路”(沙俄依据清与俄《中俄密约》建造),于是沙俄以“保护中东铁路”为由,出兵侵占了东北三省全境。1904年,在知照了清国政府之后,日本出兵东北,发动“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持续一年半,日军花费20亿日元,阵亡10万余将士把沙俄军队赶出南满,把夺回的领土绝大部分交还大清。1905年,日清两国签订了《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清政府割让给日本以下的殖民权益,以作为日本从东北撤军的条件:1、割让旅顺、大连两处租借地;2、割让南满铁路的经营权以及沿线的林产、矿产;3、允许日本在南满铁路两侧驻军。

扶清灭洋的义和团引发沙俄入侵东三省,继而导致日俄战争,致使日本关东军在清国合法驻军至1945年9月。

反观清末的洋务运动(19世纪60到90年代晚晴洋务派所进行的一场引进西方军事装备、机器生产和科学技术以维护清朝统治的自救运动。洋务运动前期口号为“自强”,后期口号为“求富”。),令人不胜唏嘘。洋务运动维持三十多年,直到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清国败给日本,其最强大的北洋舰队覆没,洋务运动就此结束而失败。李鸿章晚年总结自己的一生:“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尤可敷衍一时。”满清末年,王朝内外交困、统治岌岌可危。

为保住爱新觉罗的江山社稷不变色,慈禧太后在改革派大臣李鸿章、张之洞的推动下实行改革。改革之初,慈禧太后首先定下了“四个不能变”:即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自己的最高皇权不能变。这“四个不能变”把改革牢牢限定在经济领域,不能在政治领域越雷池一步,以损害当权者任何既得利益。

慈禧是个内斗内行,外战外行的女人,宫廷斗争是她唯一的强项。清末与民初的国家并不缺乏为民请命的人、舍生取义的人,变法图强的人。但在一个颟顸的统治集团面前,国家栋梁随时会被当做罪犯处死。1898年9月28日,参与维新变法的主将四品军机章京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菜市口,此举并不能唤醒沉睡的王朝与麻木的国人。

庚子之乱,两宫太后狼狈西逃,已是暮年的慈禧深受刺激。她清楚地意识到,旧制度已无法有效地运转。因此,谭嗣同等志士被屠杀后,1901年1月28日,两宫在西安发布《变法上谕》,把当年维新派提出的变法纲领原封不动地拿出来,并变成现实。

洋务运动是一场瘸腿的社会改良变革,与西方列强的两条腿赛跑注定要失败。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中体”是指以孔孟之道为核心的儒家学说;“西学”是指近代西方的先进科技。“西学”为“中体”服务。张之洞于是在1898年5月出版了《劝学篇》,对洋务派的指导思想作了全面系统的阐述,重申“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反对政治制度的改革。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七月,清政府为了挽救危局,不得不接受了资产阶级改良派“立宪”的口号,挂起“预备立宪”的招牌,特派镇国公载泽、户部侍郎戴鸿慈、兵部侍郎徐世昌、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等五大臣分赴欧美日本等东西洋各国考察宪政。两批出洋大臣先后回国,向清朝政府复命,正式提出了实行君主立宪的主张,并且指出“立宪利于君,利于民,不利于官”。

君主立宪对皇帝和百姓有利,对百官不利,这正是宪政击中专制官僚要害的地方,几乎点了满清利益集团的死穴。因此,利益集团抱团抵制政治改革、维新变法与君主立宪,以维护自身的世袭特权。晚晴的数次社会改良运动因为受到慈禧的“四个不能变”制约,注定了清王朝的覆灭。当立宪派倒向革命派的一边,就只等武昌街头给清国顽固派送终的枪声了。

清末清醒的志士并不能扭转家天下皇族王朝的走向,统治利益集团天真地以为:洋人仅仅靠“船坚炮利”才能战胜清国,他们至死也不知道还有个叫“制度文明”的东西,武器只是表象,民族自由的创造力才是根本。“四个不能变”正是制度文明的死敌,北洋水师的覆灭就是最好的佐证。

普世价值(英语:universal value)泛指那些不分领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出于人类的良知与理性之价值观念。普世价值和宪政理想是人类文明共有的成果,清国不能抗拒,任何国家都不能拒绝。大清、沙俄与日本曾同在一个起跑线上,都在学习模仿西方文明,为何独独大清失败而亡国?!

慈禧太后生前控制了载淳、载湉两任幼年的皇帝,垂帘听政、独揽皇权,毒杀光绪帝(以绝光绪复仇)后死前还能指定溥仪为帝位继承人,享尽人间所有的荣华富贵。慈禧叶赫那拉氏做梦也不会相信,在她死后仅仅三年她的“四个不能变”就被她的新军武昌起义彻底颠覆,统治华夏267年的大清王朝寿终正寝、土崩瓦解。1928年7月慈禧墓被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孙殿英部掘墓暴尸。慈禧是个喜欢看戏的票友,自从她1905年把关东军引入中国,很多年后另一个湖南票友说: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

社会变革“变与不变”不是慈禧个人说了算,谁也不能阻挡历史前进的巨轮,谁也不能禁止普罗大众对自由的向往,秦皇死了地球一样运转。一部百余年的历史大戏还远远没有结束,唯有普世价值与宪政文明才能拯救中国!——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于民国故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