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学老师的自白
2018-09-10 06:51:12
  • 0
  • 2
  • 78
  • 0

1、今晚,喝了半斤白酒,不知是否醉了。

酒壮怂人胆,姑且胡言乱语,将来也可以酒后醉话搪塞过去。(来源:网络)

2、领导来电说,不要在网上随便说话,你有一批粉丝。

我说,我没有粉丝,因为我从来不是什么偶像,我是一个喜欢砸碎偶像的人。

3、讲好一门课能折算成几篇论文?

学院说,不知道。

教务处说,也不知道。

校长说,我也不知道。

4、教务处说,中华文化课一周只有三个学时。

我说,为了这三个学时,我整整准备了三周,

而为了讲好这三个学时,我至少准备了三年。

5、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教学质量每况日下?

因为一个老师的职称只与他的科研成果有关。

6、一门课的工作量如何计算?

教务处说,我们按照课时来计算。

那一刻,我真希望自己是一部复读机。

7、从前,科研是副业。

现在,教学是副业。

8、所有高校领导都在说,我们必须重视教学。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论文发表的数量。

9、学生的数量比学生的质量更重要,因为高校经费的划拨与招生数量有关,与毕业质量无关。

10、最牛逼的教师是拥有最多科研经费的人,而不是拥有最多学生听众的人。

也许最新一版的汉语大词典应该修改教师的定义了。

11、回头想想自己在上课前一刻还在努力修改课件,只能自嘲这是一种洁癖。

12、从来没有办公室,八年了,从望江搬到江安,依然没有办公室。

在历史文化学院的新修大楼里,只能羡慕地看着教授工作室和副教授工作室的招牌熠熠生辉。

他们说,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13、论文的数量从来与质量无关。

他们说,这叫一鸡多吃。

中国的高校不过是一座农家乐。

14、你以为你在教育学生,其实是学生在教育你。

你改变不了世界,只可能被世界改变。

15、深夜,一名旁听生打来电话,问候冬至。

他让我不会后悔这八年来的所有努力。

16、川大从不缺周鼎。

周鼎也从不缺川大。

17、所有人都在劝我冷静。

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冷静了八年半。

18、我对于讲课有一种天生的热情,因为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教师。

我无法体会一名中学历史教师的痛苦,我只能深味一名大学历史教师的痛苦。

19、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

20、留校那年,我的工作是在一间办公室里糊纸盒,只是为了迎接本科教学质量评估。

八年的学术训练最终只为了糊好一个档案盒。

21、八年前女儿出生的那一天,我在产房门口备课。

看了新生的女儿一眼,我匆匆奔赴江安上课,裤腿上沾着女儿身上的血迹。

可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先进事迹。

22、一所高校就是一座衙门。

所有人都言必称校长。

然而,校长终究不是万能的神。

23、从前,农村搞联产承包责任制。

现在,学院也搞联产承包责任制。

每个学院都要向学校签下合同,承包多少个课时,多少篇论文,多少个课题。

院长是包工头,教师是搬运工。

24、高校教师的主要工作是,申报课题,报账,报账,还是报账。

25、他们说,评价一个公共课教师的标准是工作量。

我终于知道劳模是怎样炼成了。

26、他们希望我缄默。

他们说,明年还有机会。

可我说,老子不玩了。

27、最难过的不是你失败了,而是你这样失败了。

你的对手不是谁谁谁,而是根本不知道谁谁谁的那个东西。

28、宁鸣而生,不默而死。

29、一个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更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

他早就该死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