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伊斯兰国与高棉红色恐怖
2017-02-14 13:37:30
  • 0
  • 4
  • 77
  • 0

——恐怖主义就是极权主义

专制极权社会是恐怖组织产生的土壤和温床。2015年11月13日晚,法国巴黎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告诉世界:恐怖组织就在我们身边……历史上形形式式的恐怖组织曾经肆虐全球:伊斯兰国、太平天国、义和团、塔利班,以及众多以国家恐怖主义为特征的苏俄式暴力政权。我们不但要铲除宗教极端恐怖主义,而且要反对极权国家恐怖主义!

伊斯兰国与红色高棉是恐怖组织的极端形式,他们的目的就是用战争机器建立奴役民众的国家,其手段就是通过不断地恐吓和大屠杀来制造恐怖,他们不仅杀敌军和反对者,而且还杀戮异教徒和无辜者,通过不断地内部大清洗来建立独裁者的权威。无论他们的信仰是号称恢复“哈里发帝国”或实现共产主义,其反文明的邪恶本质是一致的。

伊斯兰国的崛起令世人瞠目结舌!伊斯兰国的恐怖绑架与奸淫烧杀等行为惨不忍睹,它突破了现代文明的底线,其滥杀无辜、欺凌妇孺,在伊拉克与叙利亚境内攻城掠地、在世界各地制造多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勾当激怒了整个人类!“伊斯兰国”,全称“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缩写:ISIS),是一个自称建国的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恐怖组织。该组织的目标是消除二战结束后现代中东的国家边界,并在这一地区创立一个由基地组织运作的酋长国。

伊斯兰国原则上拒绝和平,渴望种族屠杀,它的极端宗教观使它从根本上无法进行某些变革;它认为自己是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的预言者,而且也是首要参与者。认为自己是“末日决战”的关键力量。伊斯兰国杂志《大比丘》文章《立即恢复奴隶制》中说,雅兹迪人(一支古老的库尔德教派)是犯了错的穆斯林,因而应该被处死,而仅仅是异教徒,就应该合理地被充作奴隶。

我们探讨伊斯兰国的思想、目标和行为,首先应当把亿万穆斯林信众与IS圣战斗士区分开来,虽然圣战斗士几乎全部来源于伊斯兰教徒,但我们只能以其行为所造成的灾难结果论事,而不能以宗教思想定罪把二者混为一团。因为抨击伊斯兰国的罪恶行径不能伤及那些不支持伊斯兰国的穆斯林众生,就信仰而言,任何宗教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当然,邪教例外。假如把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推到IS一边,那是世界性大灾难的开始,没有任何学者和政治家会愚蠢到如此地步。一千年前的《古兰经》的某些只言片语不能作为今人的行动指南,伊斯兰教需要一场深刻地改革运动以适应普世文明。

伊斯兰国并非孤峰突起独树一帜,历史上与其类似的极端恐怖组织(国家)人们记忆犹新。近年有被美军剿灭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清末崛起的太平天国与伊斯兰国在信仰形式与实质上高度一致,表面都打着宗教的旗号,实质是反文明、反人类的邪教恐怖暴力集团,1979年被越南军队击溃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是伊斯兰国的东方亲兄弟。

大陆学者刘军宁认为:恐怖主义就是极权主义。恐怖主义在本质上是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代传人。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一个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恐怖主义,另一个是以团伙为单位的恐怖主义。他们笃信暴力是实现理想的根本途径,认定权力出自枪杆,炸弹成就梦想。这只不过是极权主义暴力革命理论在当代的翻版。恐怖组织所进行的恐怖袭击与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和日本侵略者屠杀中国平民、红色高棉屠杀本国人都是出自类似的逻辑。希特勒把世界分为亚利安人与非亚利安人,波尔布特把世界分为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恐怖分子把世界分为信真主者和不信者。两者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

历史上的邪教义和团与太平天国

义和团是一个打着“扶清灭洋”口号的邪教恐怖组织,因得到朝廷的支持有恃无恐,由杀洋人、灭洋教膨胀到滥杀无辜、烧杀淫掠、无恶不作。1900年袁世凯颇有见地地认为降神附体为邪术、拳会为“邪教”,主张严格取缔,下令解散拳会。义和团的行为除了杀害无辜的外国人外、也直接造成许多无辜的中国人(数量远超过洋人及教民)受害,据统计,共有241名外国人(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在浙江的衢台二州,居然发生了集体屠杀事件。在山东、河南,教堂被毁者占十之七八。 史料记载:近邑无赖,纷趋都下,数十万人,横行都市。夙所不快,指为教民,全家皆尽,死者十数万人。杀人刀矛并下,肢体分裂。义和团滥杀无辜造成的死亡总人数无从查考。

当今,义和团并没有离我们远去,文革中它叫“红卫兵”。2012年资中筠在《“共识”座谈会上的发言》中叹息道: 前一阵发生的以“爱国”为名的打砸抢暴行,使我感到悲哀: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历史竟然惊人地相似,2015年浙江温州等地当局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拆毁教堂与十字架运动,同时抓捕抗争维权的律师和教徒、取缔家庭教会……

1851年1月11日,37岁的广东人洪秀全在偏僻的广西金田村揭竿而起,自封天王,号称“太平天国”。两年后他杀进南京,直到1864年南京城破之前席卷大半个中国近十四年。太平天国战争确实是一场大悲剧,它持续之长、规模之大、损失之惨、影响之远,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史无前列的。单就人口损失,以及双方的残酷性和破坏性来说,在世界历史上也绝无仅有。1883年,一个美国传教士称:太平天国战争造成中国人口的损失为5000万。

近代史学者郭廷以在《太平天国的极权统治》一文中指出:“太平天国是一个低级的迷信,绝对的暴力集团,神权、极权、愚昧的统治,只为满足自己的无限欲望,丝毫不顾及大众的福利,所造成的是遍野的白骨,满地的荆棘,丧失的生命最少为二千万至五千万。”

1862年,欧洲同时代的马克思如此评述太平天国:“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统治者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对立与停滞腐朽,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显然,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述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潘旭澜先生在《太平杂说》中指出,在太平天国后期,洪秀全居然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历朝历代亘古未有。为了得到“王”的封号,人们干出了我们所能想象到的和所不能想象到的一切恶劣的事情来。有人送金钱,有人送美女,丑态百出,怪事不断,相信任何一个伟大的戏剧家都编造不出这样荒谬的本子出来。

红色高棉的国家暴行

柬埔寨红色高棉是可以和伊斯兰国相提并论的政权,它执政短短三年零八个月屠杀了柬埔寨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估计有100多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是20世纪最血腥暴力的人为大灾难之一。

据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报告,他们在美国、澳大利亚、荷兰三国的协助下,在全柬170个县中的81个县进行了勘察,在9138个坑葬点,发掘出近150万具骷髅。法国学者吉恩•拉古特发明一词“自我屠杀”来形容红色高棉。柬共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200万。

柬共政策包括:废除货币、宗教;没收私有财产;取消城市,拆散家庭;关闭银行、学校、医院、工厂、寺院;视知识为罪恶,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穿革命服装,严禁西方文化传播;禁止讲外语;杀害商人、教师、医生和僧侣(甚至戴眼镜的人);将市民送入集体农场;取消夫妻关系,夫妻被分开(私自过男女生活者处死),一个星期只能见面一次。

柬共掌握全国政权期间,发生了9次党内大清洗,平均不到半年一次。如果波尔布特认定某个党组织存在问题,就会把该组织所有的党政军干部全部清洗掉,一个活口也不留。被清洗的人,首先被逮捕关押,然后酷刑逼供,最后处决。

“柬埔寨大屠杀:在速度上,它超过斯大林的肃反;在广泛性上,它超过中国文化大革命;在毁国毁民程度上,它超过非洲卢旺达;在残暴和野蛮程度上,它超过纳粹的希特勒;在死亡人数占总人口比例上,它创造了世界纪录。”

红色高棉的意识形态集结了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属于共产党分支中的极端派别。1975年6月21日,毛泽东会见波尔布特。毛同波尔布特热烈握手,波尔布特激动地表示:我们今天能在这里会见伟大领袖毛主席,感到非常愉快!毛谈道:你们的作战、战争、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统一战线,我不谈了。并指着邓小平说,我赞成他的,他说你们是正确的。波尔布特在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的赞许与鼓励下,推行了一条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更为左倾的路线。这场被柬共领导人称为“前无古人”的“高棉革命”,给柬埔寨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凤凰网历史:《一场迟到了30多年的正义审判》)

对于如何看待伊斯兰国与穆斯林教徒的关系,马来西亚的反对党领袖安华(Anwar Ibrahim)说,绝大多数的普通穆斯林,像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一样,也是重视家庭生活,祈祷和平与安全,平静地生活。而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他们反民主、反西方、反犹,自闭而不宽容,没有能力跟今天现代社会的其他社区共存。他们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不仅造成生命的丧失和亲人的痛苦,也严重伤害了真正伊斯兰教的信仰者。对伊斯兰的问题,解决方案不应走极端:不是穆斯林都放弃伊斯兰教,也不是总夸赞伊斯兰文化遗产怎样辉煌,而是穆斯林社会应更强烈地谴责极端伊斯兰分子。但这还不够,穆斯林还应一致发出结束伊斯兰世界专制政权的声音,因为专制是阻止穆斯林社会和平与进步的最大障碍。安华的结论是:“球在人民一边”。

极权主义的几种形态及特征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有两种类似的极权主义并存。法西斯主义(德意日)与斯大林主义(共产主义)是二十世纪极权主义的两种形态。强烈的民族主义、狂热的国家社会主义、对强权政治的鼓吹、对个人的彻底否定、对暴力的热烈颂扬、对领袖的崇拜迷恋,是法西斯主义的主要特点。极权政体会尝试在实质上控制社会中的一切方面,包括经济、教育、艺术、科学、私人生活与公民道德。“官方宣告的意识形态渗透进社会结构的最深处,极权政府寻求完全控制公民的思想与行为”。

极权体制有着以下六个相互支撑与定义的特征:1、详尽地制定指引性的意识形态;2、一党制国家,通常由独裁者领导;3、通过暴力与秘密警察等工具实施国家恐怖主义;4、垄断武器;5、垄断通讯手段;6、通过国家计划实现中央制定的方向并控制经济。伊斯兰国是一种比国家形式更低级、更疯狂、更野蛮的组织形式。

萨达姆•侯赛因治下的伊拉克和哈菲兹•阿萨德治下的叙利亚显现出了法西斯与纳粹独裁的关键特征:一党制、明显无法得到保障的生命权与财产权、政府对经济的广泛控制、狂热的个人崇拜、政治多元性的缺失、严格定义的意识形态、对西方民主制度的蔑视、在自称现代化的同时又与古老风俗紧密相连,以及军事扩张主义。伊斯兰国正是在伊拉克及叙利亚内战中不断发展壮大的。

宗教极端主义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国家恐怖主义。国家恐怖主义,由某个国家对其他国家,对外国国民或对自己国民进行的恐怖主义活动。任何针对无辜平民或非战斗员的故意袭击,不管其原因如何,都是不可接受的恐怖主义。伊斯兰国的宗教极端恐怖主义是国家恐怖主义的初级形式与特殊状态,具有政教合一的特点。

就杀害的无辜者数量而言,极权国家恐怖主义比宗教极端恐怖主义危害更大。前者是隐蔽的以法律的名义,后者是公开的、招摇的方式。全世界文明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铲除宗教极端恐怖主义是当务之急,反对和遏制极权国家恐怖主义也刻不容缓。伊斯兰国的尽快覆灭是毫无疑问的,但极权主义还将长期存在。恐怖主义就是极权主义,只要专制和极权国家存在世界便不会安宁,与极权国家恐怖主义的斗争将是长期而艰巨的。

所有的恐怖组织行为都应得到清算。继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海牙审判之后,联合国在金边拉开柬埔寨红色高棉审判大幕。这是世界史上国际社会首次对以共产制度之名所犯反人类罪的世纪审判。2010年7月26日,特别法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罪、酷刑和谋杀罪判处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期间S-21监狱的监狱长康克由35年监禁,并于2012年改判终身监禁。2014年8月7日,柬共领导人农谢与乔森潘因危害人类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国际社会对恐怖组织和极权政体的任何纵容和绥靖政策,都将造成世界性的灾难。百年来世界自由民主化浪潮已经不可辨驳地证明:普世价值和宪政文明必将战胜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覆亡后,朝鲜等极权主义国家也将走向衰亡。历史必将把所有独裁者押上审判台,迟到的审判必将到来,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2015-11-2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