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散文田地
  • (46)

江淳:我赚到的第一笔钱

我赚到的第一笔钱文/江淳13周岁那年,我拿到了平生的第一笔钱。虽然数量不大,已是我莫大的荣幸!说出来可能你不相信,我们茶场中学不仅学费、住宿费全免,而且每月都发给学生一些钱。现在除了军校,不会有更多的学校会给学生发工资吧?说是工资或补贴,都不准确,但确实是我们学生劳动所得。事过这么多年后,回忆依然温馨。而现在,连学校的影子都没有了。前几年,我的高中母校在开发大学城的浪潮中被夷为平地,我甚至分辨不出是...

  • 136
  • 0
  • 4
  • 0
2019.01.04 12:29

江淳:追忆八十年代的青春

当皱纹爬满你的额头,青春的小鸟早已飞走;当时光磨平你的棱角,激荡的青春业已枯死;当陌生的孩童叫你爷爷时,我们茫然若失莫名伤感……时间是一把利剑,无情地斩断所有梦想;生活是一本苦涩古书,一直要读到生命的终点。六零后相对四零五零后是幸运的,没有赶上“大饥荒”,文革只赶上一个谢幕的尾声。除了一胎政策给我们造成的伤害,我们是侥幸的一代。苦难的岁月有大哥哥大姐姐们代劳了,感恩那个富有理想而执着的时代。1980年对...

  • 236
  • 2
  • 11
  • 0
2019.01.01 21:04

江淳:故都金陵的野菜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晚唐诗人杜牧的一首《泊秦淮》道尽了金陵三千多年的沧海桑田,可以与南唐词人皇帝李煜的《虞美人》媲美: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南京不仅是个忧伤的城市,也是历史英雄落脚的故园,大明王朝驱除鞑虏定都“应天府”,中华民国草创之初落户南京城。应...

  • 82
  • 0
  • 2
  • 0
2018.12.31 17:25

江淳:生命记忆里的那一场冬雪

深秋是最舒适的季节,早春春寒依然料峭,盛夏炎热蚊虫肆虐,仲冬时节最干净,虫子不被冻死也冬眠去了,可以免去一些烦恼。季节的使者随着寒风即将潜入隆冬,水面已结出薄薄的冰层,脸部始感干燥,双手在露天微微有些疼痛,各种手套与围脖可以派上用场了。梧桐树、银杏树与其他落叶树木完全卸下春秋的盛装,干瘪的树梢仿佛直插天空,那些桂花、香樟树与雪松等常绿乔木似乎不曾有过冬天,四季一样枝繁叶茂。怕冷的人大约是银杏树投...

  • 70
  • 1
  • 3
  • 0
2018.12.30 19:51

江淳:圣诞老人种植的圣诞树在哪里

戊戌冬季很冷清,少了往年的喧嚣。大凡少年儿童都是喜欢过节的,在中国台港澳很多人都过圣诞节,大陆人多过个洋节不伤大雅、恰到好处、无可厚非。洋人的节日能不能过呢?这完全是民众的自由。部分商家在圣诞节举办优惠活动,属于单纯的商业行为。——这种做法不必禁止,亦不必鼓励。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即禁止。圣诞节的起源是个复杂的历史过程,至少不是美国人首创。虽然圣诞节是从西方传入的节日,但圣诞节往年在中国的火爆...

  • 158
  • 2
  • 13
  • 0
2018.12.25 13:59

“江淳时评”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关注

一个时代的精神颓废后,道德滑向崩溃的边缘,浮躁是世纪的流行病,文学蜕变为茶余饭后的消遣。但总有一些智者恪守信念,手举火把,蹒跚在人类终极理想的幽径,拾起微小的散落的种子,收集一线幽暗的星光,让每一个文字充满生长的力量。

  • 190
  • 2
  • 9
  • 0
2018.12.14 17:37

江淳:生命里的深秋,病中札记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深秋一如中年是最富内涵的年轮。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老病死命中注定,总统与乞丐概莫能外。人类的伟岸在于思想,脆弱的生命才惧怕死亡。黄河长江随日落而睡去,随日出而苏醒万年奔腾。抗争不息是生命旅程高亢雄浑的凯歌,鸟儿因声音而留名,人生因呐喊而流芳。生病是一件纠结奇妙的事件,病房里你或可成为哲学家,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生除了活着、活下去非得有一个生命的意...

  • 91
  • 0
  • 2
  • 0
2018.11.06 21:01

江淳:痛悼南大教授陆士祥(不太好先生)

2018年7月24日上午,我在微信群惊悉:南京大学教授陆士祥已病逝,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悲痛的噩耗仿佛七月的冰雹袭击头部而不知所措,我慌忙翻出手机通讯录拨打陆老师的电话,语音提示:已停机。我急忙发了微信朋友圈“求证”陆老师的事情,直到朋友刘洪军把“死亡医学证明书”照片发给我,我依然不敢相信:陆士祥老师真的死了!我们很多网友都是在腾讯微博相知相识,陆老师的微博空间名叫“不太好先生”,我手机保存的姓名是“陆仕...

  • 2184
  • 0
  • 44
  • 0
2018.07.24 16:25

江淳:端午节,想念姐姐和女儿

节日,对于我的大半生仿佛劫日……昨天,离我家地铁三站路的乡下母亲来电话,要我回家过端午节。我妈妈生了三子一女,至今没分过家……因为离开体制内多年,事业无成,婚姻不顺等原因我都不好意思回我出生地的村子。曾经我是那个村子的骄傲,15岁高中毕业逃亡军营为了继续读书,后顺利考入军校,毕业后成了我们村子第一个记忆中的军官。八十年代当兵还是很光荣的,时代精神处于上升期。六零后曾经为我们的八十年代的青春期无限讴歌,...

  • 514
  • 0
  • 16
  • 0
2018.06.18 00:25

江淳:金陵梅花漫天开

今冬,北京无雪。南京近乎雪灾,1月份陆续下了三场大雪,一场比一场浓,一场比一场艳。1月5日我受北京画家严正学老师之邀,去参加他6日在宋庄举办的画展,感受到北京的“热”:宾馆空调热、赶路走的热,去通州的公交车厢也热,仿佛北京的电能用不完似的。同时感受到北京许多朋友:严正学、季风、华涌、詹玉姐、李铭涛与李蔚等微友的热情和款待,见到了我敬仰的杜光教授、记者高瑜和丁家喜律师等微友。画展开幕式完毕,50多位新老朋...

  • 1604
  • 0
  • 15
  • 0
2018.02.04 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