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散文田地
  • (41)

“江淳时评”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关注

一个时代的精神颓废后,道德滑向崩溃的边缘,浮躁是世纪的流行病,文学蜕变为茶余饭后的消遣。但总有一些智者恪守信念,手举火把,蹒跚在人类终极理想的幽径,拾起微小的散落的种子,收集一线幽暗的星光,让每一个文字充满生长的力量。

  • 141
  • 1
  • 4
  • 0
2018.12.14 17:37

江淳:生命里的深秋,病中札记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深秋一如中年是最富内涵的年轮。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老病死命中注定,总统与乞丐概莫能外。人类的伟岸在于思想,脆弱的生命才惧怕死亡。黄河长江随日落而睡去,随日出而苏醒万年奔腾。抗争不息是生命旅程高亢雄浑的凯歌,鸟儿因声音而留名,人生因呐喊而流芳。生病是一件纠结奇妙的事件,病房里你或可成为哲学家,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生除了活着、活下去非得有一个生命的意...

  • 81
  • 0
  • 2
  • 0
2018.11.06 21:01

江淳:痛悼南大教授陆士祥(不太好先生)

2018年7月24日上午,我在微信群惊悉:南京大学教授陆士祥已病逝,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悲痛的噩耗仿佛七月的冰雹袭击头部而不知所措,我慌忙翻出手机通讯录拨打陆老师的电话,语音提示:已停机。我急忙发了微信朋友圈“求证”陆老师的事情,直到朋友刘洪军把“死亡医学证明书”照片发给我,我依然不敢相信:陆士祥老师真的死了!我们很多网友都是在腾讯微博相知相识,陆老师的微博空间名叫“不太好先生”,我手机保存的姓名是“陆仕...

  • 2167
  • 0
  • 44
  • 0
2018.07.24 16:25

江淳:端午节,想念姐姐和女儿

节日,对于我的大半生仿佛劫日……昨天,离我家地铁三站路的乡下母亲来电话,要我回家过端午节。我妈妈生了三子一女,至今没分过家……因为离开体制内多年,事业无成,婚姻不顺等原因我都不好意思回我出生地的村子。曾经我是那个村子的骄傲,15岁高中毕业逃亡军营为了继续读书,后顺利考入军校,毕业后成了我们村子第一个记忆中的军官。八十年代当兵还是很光荣的,时代精神处于上升期。六零后曾经为我们的八十年代的青春期无限讴歌,...

  • 507
  • 0
  • 16
  • 0
2018.06.18 00:25

江淳:金陵梅花漫天开

今冬,北京无雪。南京近乎雪灾,1月份陆续下了三场大雪,一场比一场浓,一场比一场艳。1月5日我受北京画家严正学老师之邀,去参加他6日在宋庄举办的画展,感受到北京的“热”:宾馆空调热、赶路走的热,去通州的公交车厢也热,仿佛北京的电能用不完似的。同时感受到北京许多朋友:严正学、季风、华涌、詹玉姐、李铭涛与李蔚等微友的热情和款待,见到了我敬仰的杜光教授、记者高瑜和丁家喜律师等微友。画展开幕式完毕,50多位新老朋...

  • 1518
  • 0
  • 15
  • 0
2018.02.04 19:52

严正学2018画展北京宋庄(组图)

严正学画展2018年1月6日在北京宋庄开幕,100多位艺术家和好友参加祝贺 江淳、记者高瑜和丁家喜律师 江淳、杜光教授(90岁)、倪玉兰律师 严正学、辛巴和微友合影 严正学绘画之一 严正学绘画之二 严正学绘画之三 天津老郑、张宝成、丁家喜、李蔚、李美青等 季风、李蔚 江淳、华涌、陈岳秀 严正学绘画之四 严正学绘画之五 严正学绘画之六 严正学的女儿画家严颖鸿 季风、严正学父女与杜光教授等 江淳和季风 季风、严正学等 严正学和...

  • 2722
  • 1
  • 40
  • 0
2018.01.13 07:07

江淳:被遗忘的中国远征军刘放吾将军

我的眼泪,一文不值。每当我深夜读到中国远征军的故事,眼泪都会滑落键盘、久久沉思,追忆民族救亡的战斗岁月。据说:中国远征军是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打出国门的军队,他们的故事太英勇、太悲壮!90后的孩子,知道中缅边境远征军“野人山”大撤退的往事吗?倘若有一半的中国孩子知道这个抗战故事,我就不用写了。远征军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很多,值得国人永远铭记,今天说说刘放吾将军。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攻英属缅甸殖民地,...

  • 4261
  • 0
  • 64
  • 0
2017.11.19 20:39

江淳:儿时记忆中的童趣与灾变

近期,一些时政批评的话题似乎不能谈了。开篇从天气说起吧。8月7日立秋,南京下了一点雨,持续的三伏高温少许降了一点;8日雷阵雨下了近一整天,晚间气温骤降到25至28度,去小区院子逛逛第一次没有出汗,盛夏我几乎把凉爽二字忘却了。如此大雨连连不知附近有没有地方发生洪涝灾害。我叹息,自大禹治水三千年来,国人依然没有找到防止各种灾害的好办法,问题何在?校舍、公路豆腐渣工程,市政水利偷工减料等都是罪魁祸首,面对灾害...

  • 574
  • 0
  • 9
  • 0
2017.08.09 08:32

江淳:一个村庄有关”知青”的记忆

1600多万城市知识青年涌向广大而贫困的乡村田野,构成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的历史风景,其中悲欢离合、抑或青春万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知青我只是个年少的观望者。一些知青成了我的小学到高中的老师。上山下乡运动的起因:1968年暑期、大学仍不招生,工厂仍不招工,六六、六七、六八3届高中毕业生共400多万人呆在城里无事可做,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

  • 204
  • 1
  • 4
  • 0
2017.08.01 20:46

江淳:归来兮!——达夫

六十年了,你去了。六十年了,你去了哪儿了?!难道你带着《水样的春愁》,去了《海上》?在做你的《烂柯纪梦》!——难道你《一个人在途上》,去了《故都的秋》天?难道你忘了《江南的冬景》、《钓台的春昼》和多情的富春江?难道你是《出奔》的《迷羊》,在《暗夜》里,迷失了方向?!你——抑或在《灯蛾埋葬之夜》,给我们捎来了《一封信》——说你是一个《沉沦》的《零余者》?一个一生漂泊的人,一个一生爱的人,一个一生愁苦的人—...

  • 85
  • 0
  • 3
  • 0
2017.06.27 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