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散文田地
  • (37)

江淳:金陵梅花漫天开

今冬,北京无雪。南京近乎雪灾,1月份陆续下了三场大雪,一场比一场浓,一场比一场艳。1月5日我受北京画家严正学老师之邀,去参加他6日在宋庄举办的画展,感受到北京的“热”:宾馆空调热、赶路走的热,去通州的公交车厢也热,仿佛北京的电能用不完似的。同时感受到北京许多朋友:严正学、季风、华涌、詹玉姐、李铭涛与李蔚等微友的热情和款待,见到了我敬仰的杜光教授、记者高瑜和丁家喜律师等微友。画展开幕式完毕,50多位新老朋...

  • 141
  • 0
  • 6
  • 0
2018.02.04 19:52

严正学2018画展北京宋庄(组图)

严正学画展2018年1月6日在北京宋庄开幕,100多位艺术家和好友参加祝贺 江淳、记者高瑜和丁家喜律师 江淳、杜光教授(90岁)、倪玉兰律师 严正学、辛巴和微友合影 严正学绘画之一 严正学绘画之二 严正学绘画之三 天津老郑、张宝成、丁家喜、李蔚、李美青等 季风、李蔚 江淳、华涌、陈岳秀 严正学绘画之四 严正学绘画之五 严正学绘画之六 严正学的女儿画家严颖鸿 季风、严正学父女与杜光教授等 江淳和季风 季风、严正学等 严正学和...

  • 2426
  • 1
  • 34
  • 0
2018.01.13 07:07

江淳:被遗忘的中国远征军刘放吾将军

我的眼泪,一文不值。每当我深夜读到中国远征军的故事,眼泪都会滑落键盘、久久沉思,追忆民族救亡的战斗岁月。据说:中国远征军是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打出国门的军队,他们的故事太英勇、太悲壮!90后的孩子,知道中缅边境远征军“野人山”大撤退的往事吗?倘若有一半的中国孩子知道这个抗战故事,我就不用写了。远征军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很多,值得国人永远铭记,今天说说刘放吾将军。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攻英属缅甸殖民地,...

  • 4198
  • 0
  • 63
  • 0
2017.11.19 20:39

江淳:儿时记忆中的童趣与灾变

近期,一些时政批评的话题似乎不能谈了。开篇从天气说起吧。8月7日立秋,南京下了一点雨,持续的三伏高温少许降了一点;8日雷阵雨下了近一整天,晚间气温骤降到25至28度,去小区院子逛逛第一次没有出汗,盛夏我几乎把凉爽二字忘却了。如此大雨连连不知附近有没有地方发生洪涝灾害。我叹息,自大禹治水三千年来,国人依然没有找到防止各种灾害的好办法,问题何在?校舍、公路豆腐渣工程,市政水利偷工减料等都是罪魁祸首,面对灾害...

  • 565
  • 0
  • 9
  • 0
2017.08.09 08:32

江淳:一个村庄有关”知青”的记忆

1600多万城市知识青年涌向广大而贫困的乡村田野,构成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的历史风景,其中悲欢离合、抑或青春万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知青我只是个年少的观望者。一些知青成了我的小学到高中的老师。上山下乡运动的起因:1968年暑期、大学仍不招生,工厂仍不招工,六六、六七、六八3届高中毕业生共400多万人呆在城里无事可做,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

  • 195
  • 1
  • 4
  • 0
2017.08.01 20:46

江淳:归来兮!——达夫

六十年了,你去了。六十年了,你去了哪儿了?!难道你带着《水样的春愁》,去了《海上》?在做你的《烂柯纪梦》!——难道你《一个人在途上》,去了《故都的秋》天?难道你忘了《江南的冬景》、《钓台的春昼》和多情的富春江?难道你是《出奔》的《迷羊》,在《暗夜》里,迷失了方向?!你——抑或在《灯蛾埋葬之夜》,给我们捎来了《一封信》——说你是一个《沉沦》的《零余者》?一个一生漂泊的人,一个一生爱的人,一个一生愁苦的人—...

  • 80
  • 0
  • 3
  • 0
2017.06.27 08:33

荒原幽香迷离侠(油菜花论坛故事)

荒原幽香迷离侠作者:紫迷离(湖南女教师)——江淳的文学论坛(一万余人发帖)《油菜花开的时节》副版主一、追杀 紫迷离吃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身后众人的追杀…… 一日,紫迷离隐约听到了一抹幽香的呼叫,她俏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杀机顿起。她以快如闪电的速度掏出一把散发着古董臭味的不知道年代也不知是哪个无名师傅打造的但还可以闪光的宝剑,摆了一个让所有看不见的人大声惊呼的“破丝”,终于在遥控跟踪器的帮...

  • 1636
  • 0
  • 20
  • 0
2017.03.21 04:20

江淳:老屋·外婆

几场连绵的秋雨总算浇冷了闷热的空气,人的心情如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中秋佳节临近,人们又迎来了圆梦的时光,但有些梦看来是难圆了。那天,在康莲粮店听一位中年妇女说:坚持喝一种用墙上草泡制的茶对糖尿病患者大有好处。在我的追问下她告诉我:那种草叫凤凰草。凤凰草呈淡绿色,每株有六七根茎叶。她怡然舒展的叶仿佛孔雀的尾羽,同铁树的叶子相似,只是长得更纤巧玲珑一些。凤凰草是稀有之物,最怪的是她生长在潮湿的...

  • 563
  • 0
  • 26
  • 0
2017.01.27 21:25

江淳:燃烧的绕龙花(家父祭)

朔风中绿茶树花开得惨白的初冬,父亲六十七年的生命之河,失去了往日的汹涌,疲倦地冲向终点,奋力一跃扑进干涸的沙漠——枯竭了;像一株饱经风霜雪雨、冰雹霹雳的老槐树,躯干内部已被岁月掏空,倏忽间轰然倒下。三十年代前后出生的父辈是本世纪末最苦最累的一代人。八十年代农村经济腾飞后本该享享福的晚年,疾病恰似一位多年未见的债主破门而入,父亲前半生亏欠身体的太多了。父亲三岁丧父,祖母很快改嫁(她无力养活一子二女,...

  • 538
  • 1
  • 20
  • 0
2017.01.27 20:18

江淳:致开花店的女子

冬天来了,我居住的地方还毫无寒意,温暖和热烈一样在胸中燃烧着。收获的季节刚过,手握锄头的人们仍在耕耘着初冬的土地。昨天,我走下楼、推开大门,猛然间一缕清香沁入肺腑,久违的气息仅仅才过了几十天呀。门前一棵两米高的小桂花依然开放着,八月馨香的时节,你一定默默地欣赏着别人大片大片地弥漫的。或许,这正是人们珍爱雪梅的缘故。许多动人的情缘是找不到源头的,但有必要做个记录;许多往事是无法想象的,我要给油菜花...

  • 733
  • 1
  • 17
  • 0
2017.01.26 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