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幽香迷离侠(油菜花论坛故事)
2017-03-21 04:20:32
  • 0
  • 0
  • 20
  • 0

荒原幽香迷离侠

作者:紫迷离(湖南女教师)——江淳的文学论坛(一万余人发帖)《油菜花开的时节》副版主

一、追杀

紫迷离吃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身后众人的追杀……

一日,紫迷离隐约听到了一抹幽香的呼叫,她俏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杀机顿起。

她以快如闪电的速度掏出一把散发着古董臭味的不知道年代也不知是哪个无名师傅打造的但还可以闪光的宝剑,摆了一个让所有看不见的人大声惊呼的“破丝”,终于在遥控跟踪器的帮助下发现了一抹幽香的身影。

紫迷离在距离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用密语传音:“幽香混混,你给我说清楚,我们一同去油菜地里偷油菜,凭什么你跑了,可我却被抓了?”

幽香一屁股坐在地上,正吃着热乎乎的湖南臭豆腐。她头也不回地说:“女人的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告诉你吧,我根本没跑,你小样一跑,当然被人追。我就躲在油菜花地里睡大觉呢。”

紫迷离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这回,算是栽在你手上了。下次,我一定找机会出了这口恶气。”

幽香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有两粒尘土竟然飞到了紫迷离的眼角。她指着紫迷离的方向,用轻得连蚊子也听不到的声音说:“嘿嘿,我——幽香混混的大名可不是虚得的,你就尽管放马过来!”

紫迷离气极了,电光火石的工夫,她优美的身影飞上了云端。宝剑划过之处,空中的彩虹被劈成了四段,剑尖轻轻一挑,四段彩虹在空中幻化成飘动的FLASH。

幽香抬头望向天空,只看见空中几个醒目的大字在云雾里翻滚:“迷--离--大--混”!

紫迷离娇媚的声音传来:“哈哈,怕了吧?你是混混,可我是大混,我比你厉害。”

幽香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牙签,向天空轻轻一抛,空中立刻出现一条生动无比的弧线,转了几圈后弧线变成一个大大的圆圈,停在了紫迷离写的那几个大字的右边。

紫迷离一声媚笑:“原来,你的本事,就是会画几个圈圈啊?呵呵,不就是个零吗?”

幽香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矿泉水,说道:“说你笨,你还别不承认。告诉你,在我们这里,零就是蛋,蛋也叫零。现在,你看见的是——迷-离-大-混-蛋!”

二、争夺

自从被幽香戏弄之后,紫迷离黯然回到流水总坛。才踏进大门,一眼看见,幽香正在苦练她的独门绝技——百发无一中。这个绝技的口诀是——黑咕咙咚不见光,稀里糊涂打中你。

恰在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动听的鸟叫。幽香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失群的大雁。她心头一阵窃喜。心想:练兵千日,用在一时,这回,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一把,让她彻底对我服气!

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在原地以光速旋转一百八十个大回旋,然后以一招漂亮的蜻蜓点水,全身倒立,一只手着地飞快地从地上抓起一把碎石。

紫迷离看得口瞪目呆。她的脸上露出一副十分羡慕的表情,对幽香竖起大拇指,说:“哇噻!幽香混混,咱们三日不见,爱以改变!我对你的景仰有如涛涛江水,延绵不绝哦!”

幽香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顾不上看紫迷离一眼。一瞬间的工夫,她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滚,说时迟,那时快,手中的石头已然发出……

她的口诀只念到一半,只见空中片片树叶纷纷飞落。顿时,流水总坛的上空便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树叶。

紫迷离抬头定睛一看,发现天上的大雁依然稳稳地在自由翱翔。口中似乎还哼起了比较欢快的曲调,这调子还似曾相识。细听之下,原来它唱的是:“我要飞得更高,我要飞得更高……”

此时,幽香的石子还在绵绵发出。眼看她的口诀就要念到尾声了。紫迷离心想:“我和幽香也算是同门师妹,看在咱们平日三天一打,两天一闹的分上,我还是助她一臂之力吧。”

一眨眼的时间,紫迷离施展她的绝顶轻功——凌云微风步。一个漂亮的企鹅翻身,身子直入云霄。只见她纤手一动,柔指一伸,大雁便稳稳地落入掌心。整套动作,干脆利落,精美绝伦。只可惜没有观众,否则一定招来无数痴男怨女的香吻。

紫迷离落地的同时,幽香手中的石子也已经全部发出。她侧脸看见紫迷离手中的大雁,十分得意,狂笑一声说:“阿紫大混,服气了吧!我的百发无一中已经到了神出鬼没的境界。莫说是一只大雁。就是一群鸵鸟飞过,俺也照样把它们给拿下”。

话音未落,紫迷离手中的大雁竟然不知羞耻地大叫:“嘎……嘎……羞!”

一抹幽香的脸上顿时飞起了一朵红云。

三、逃奔

一个日朗风清的日子。紫迷离和幽香在流水总坛门前的小溪里嬉戏,忽然,一只信鸽凌空而降,落在河边的大青石上。

幽香眼疾手快,一把扯下鸽子腿上沾着几朵黄花的信件。

展开一看,原来是用最新版本制作在一片油菜叶子上的彩信。

幽香大声念道:阿香迷离 我坛黄花菜开得正盛 走过路过 不要错过 不来不后悔 来了不枉然 咱们在黄花菜地里不见不散 见了也还散 黄花菜总坛主 江边酿酒致

看着黄花菜总坛主亲自龙飞风舞草写的爱情表白信,紫迷离和幽香感动得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幽香不禁诗兴大发:黄花菜呀 黄花菜——你是我梦中的黄花菜!

紫迷离也不甘示弱,连忙接上一首:江边酿酒啊 江水酿酒——我和幽香都爱喝用江水酿的酒!

幽香拍着小手跳了起来,高兴地说:“哈哈,幸亏我们刚才玩了水,全身湿湿的,所以,很会做诗(湿)哦。”

为了早日见到传说中风流不下流身边美女如云但没有传出半点绯闻的黄花菜坛主江边酿酒,紫迷离和幽香快乐得如同春天荒原上的两只老鼠。

她们俩飞奔来到流水坛主高原红和夫人宁馨茹居住的别墅前,守门员老九和老古正在往门框上贴对联。横幅是——雅谈乐侃,两边挂着——谈的是恋爱 侃的是大山

迷离幽香用她们俩的三寸不烂之舌一通胡说八道云里雾里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北的话,终于打乱了高坛主一向高瞻远瞩但不失混乱的思维,破天荒地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流水总坛门口,一幕离别的悲剧正在上演:宁馨茹夫人哭成了泪人,泪水淌进了门前的小溪,溪水暴涨,差点淹没两岸的良田百顷。

高原红拉着迷离和幽香的手,动情地说:“此去路途遥远,如果不是为了保命,千万不可使用本门武功,免得坏了咱流水的名声;还有,不要招惹一样东西——男人——迷离啊,你要好自为之啊。”

幽香胸脯一拍,说:“老大,你放心。她看上的,都归我。我会替她保管的。”

紫迷离眨着她清纯天真的妙目问:“老大,男人是什么?”

高原红十分严肃地说:“女人是老虎,男人是狮子。”

迷离再次眨着她可爱的大眼睛问:“如果老虎爱上了狮子,生下了孩子,那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

幽香拍着紫迷离的脑门,十分鄙夷地说:“笨呐,就叫狮虎啊!”

紫迷离这才恍然大悟。

四、彼岸

离开了流水总坛的幽香和迷离就像两只断线的风筝,快活的滋味根本无法形容。

这一天,她们俩经过一个大庙,看见庙门口贴着个公告:我庙特邀请来自西域的嘛里嘛力蕻为广大市民讲解佛法,请各位执迷不悟脑际不清醒者进来说话,当然不是你说,而是听他怎么说就怎么做。

幽香一看乐了,连声说:“这则公告简直是为我们俩量身定做的一样呢。走走走,听听去。”于是,她们一头跑进了大庙。讲课正在进行,偌大的庙堂里没有一点喧哗的声音。显然,大家听得很仔细,到底高僧的来头不一般。

只听得:彼 丈夫也 我 丈夫也 吾何畏彼哉,迷离听得迷糊了,轻轻地问幽香:“他说的,是你的丈夫还是我的丈夫?”幽香轻声回答:“不知道呢。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是我的夫,一丈之外,人尽可夫。管他说谁的,我们都不要怕就对了。”紫迷离点头称是。

高僧再讲:关关雉鸠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求……幽香小声对迷离说:“听到了吧,从此俺俩该改改暴脾气了,做淑女才有人追求,要不然就剩几个小人来求。”紫迷离又点点头。

又听得高僧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迷离问幽香:“香儿,现在流行骨感美女,怎么还说瘦瘦的不许亲啊?”幽香想了想说:“可能高僧喜欢的是丰满型的美女吧,高僧也是男人嘛,都喜欢性感点的女人啊。”紫迷离对幽香的说法很是赞同,又点了点头。

高僧继续讲:鱼 我所欲也 熊掌 亦我所欲也……迷离捂着肚子,对幽香说:“香儿,听他说的,快饿晕了,不要说鱼和熊掌,就是一碗白饭,我也欲得很啊。”幽香点着紫迷离的脑门说:“瞧你那点出息,鱼是我的命,可是见了熊掌嘛,我可是连命都不要了。”

紫迷离和幽香听得实在饿了,正准备起身离去,忽听见高僧说:食色 性也.迷离一听乐了:“幽香,听了半天,就这句我听懂了。”幽香问:“我就这句不太懂呢,说说看。”

迷离附在幽香的耳根,轻轻地说:“食就是吃,意思就是说,吃完了就想睡,睡在床上就想……”没等紫迷离说完,幽香赶紧捂住了她的嘴,说:“快走快走,这句话的意思不要被小孩子听见了。”

五、未来

紫迷离和幽香日夜兼程,终于在第三天的清晨到达了位于东西南北中方向的黄花菜总坛。

这里的地势起伏不定。山谷低处,小桥流水,老树上没有昏鸦。弯弯曲曲的古道上,西风中见不到一匹瘦马。牧童骑着黄牛在田间行走,却听不到穿过林樾的歌声,显出一派安详。

顺着低谷向远处望去,山势逐极升高。漫山遍野,落入眼帘的是满眼满眼的金黄。微风吹拂,金黄被拨动,形成一波接一波的金黄的花浪。花丛中,蜜蜂飞舞,彩蝶翩然。身处其中,简直是置身于花的海洋。紫迷离和幽香被眼前的一抹抹金色迷醉,恍惚间像是感觉来到了人间仙境。

正当两人沉浸在无比的激动中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悠扬动听的笛声。抬头一看,半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飞来一只仙鹤,脚下踩着一片祥云。仙鹤的背上,坐着一个手捧托盘的男人,看不清他的面目,但见他白衣飘飘,活脱脱一个神话里的白马王子江湖再现。

幽香和迷离同时看呆了。幽香不禁叫出了声:“如果 如果他就是江边酿酒,那我我我我,我再也不回去了。”紫迷离一听,急了。把高坛主临别的话丢到了九霄云外。只见她脚尖轻轻一点,身体便离了地面,直直地向天空中的仙鹤飞奔而去。

慌乱中,紫迷离的身体失去了控制,再加上心情过于急切,她竟然直挺挺地撞向了仙鹤,眼看就要被撞得头破血流的一瞬间,仙鹤上的男子伸出一个手指,轻轻一点,便把猛力撞来的紫迷离托在了指尖上,轻轻一送,紫迷离便稳稳地坐在了仙鹤的背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紫迷离的脸上稍稍地露出一丝羞涩,看着眼前的娇俏女子,男子的心微微泛起了波澜。

地面上的幽香当然把这一切尽收眼底。一气之下,也把流水坛主的交待丢到了耳后。她从身后扯下一片黄花菜的叶子,这次,她竟然使用了正在苦练但还没有达到境界的第二重武功——百步不穿扬。她口中念道:空山鸟语不见人 想你我就打中你

空中,黄花菜叶子变成了一把利剑,直上青云。本来她瞄准的是紫迷离头上斜插的一朵黄花,幽香也只想吓唬吓唬她。可毕竟是第一次使用,难免偏差,利剑飞向了男子——幽香再也看不下去了,两只手痛苦地蒙住了失去了花容的脸蛋。

男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从容地从仙鹤身上拔下一跟羽毛,一声:“着”字之后,羽毛在空中和利剑胶合在一块,眨眼间就消失了。

落地的时候,男子手上的酒竟然一滴也未见洒出来。幽香和迷离简直觉得帅呆酷毙了,男子的声音温厚而纯正:“来的都是客,请喝一杯自酿的清酒。”

幽香连忙说:“你是江边酿酒吗?江边酿酒不出来我不说话,”紫迷离也附和:“我要见江边酿酒,我们俩是来见江边酿酒的。”

来人微微一笑:“两位尊敬的客人啊,一个江边酿酒,比起这满眼的金黄,孰重?孰轻?”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抹幽香想:想我阿香,自出道以来,遇人无数,也在网络上发布过哥哥征集令。可是哥哥啊,始终不与我在梦里相见。这个江边酿酒,未必是我的梦中情人……紫迷离心里想:俺天天想的是找帅哥哥,可是俺看上的哥哥,一个个离我而去,害我白白伤心。这个江边酿酒,一定是个惹我伤心之人……

想到这里,幽香和迷离觉得心里顿时豁然开朗。她俩高兴地接过来人手中的酒杯,三人同时把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他们都醉了,醉在无边的金黄里,醉在那一缕缕扑面而来的醇香中。

此时,一轮红日从东方缓缓升起。霎时,耀眼的光芒洒遍了整个山冈。广袤的原野上,升腾起无尽的希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